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旧物的魔力


□ 巫小茶

●巫小茶

  旧物

  杂物间堆满旧物。红木老床、留声机、弹珠、粘纸、陀螺、旧毛线、缺子的象棋、脏兮兮的布娃娃、过时的衣物……价值被榨干后,它们就安安静静呆在这个角落里养老。木架子上最里面有个民国时期的双层胭脂瓷盒,紧挨着一个银项圈,圈住一个民间的竹编小篮子,里面有老铜锁、红团模子和一些小玩意儿。这些都是我收集来的,也都是过去的生活用品,不同的是它们比我们熟识的日常之物更为坚挺,并远离我们的日常生活,倾向一个陌生的世界。它们身上流淌着时光。

  当我拂去细小的尘土,重新摩挲这些宛若冬眠的老玩意儿,它们就重新在我的手中鲜活起来,弹指间脱去了睡意。在此刻,它们是属于我的。人间没有哪一处可以像墓地那般,永久地为这些非人之物留下它得以证明自己归属的地方。一生依附着物主,得幸者,与物主同眠于墓地,不幸者,如辗转可怜的弃儿,最终逃不过灰飞烟灭。转念间,我又可怜起这些与物主同眠的幸者了,谁让后人总有掘墓的嗜好呢!重见天日便是永无宁日,支离破碎,尸骨成灰,旧物也不知要遭受怎样的命运。大凡那些有点价值的,残疾却不如毁灭:品相完好的便有了做老的资本,作为古董在商贩问易手、作为模型供骗子作假、作为文物在博物馆与收藏家之间供人赏玩,那满满的,都是它的旧它的老重新焕发的魔力,让人们在旧物所承载的价值中捕获到安慰。

  旧物间里,有一个特殊的角落,沉睡着几个明清的青花瓷、元朝的釉里红。那是与父亲交好的一位年近七旬的白发老者房子拆迁时,把百来件藏品中的几件暂放我家。魁梧的身材,强健的体魄,满头蓬松而张扬的白发令这位老者浑身都散发着强烈的孤傲之气。他的前半生将古字画玩得很好,卖出不少钱却被人骗走大半,后半生则置身于古瓷艺术,忙于书写经验著作,更多时候,他因困于大量的投入而急于将那些可能价值不菲的藏品出手。他博古通今、文采非凡,用满世界对他不解的孤独来为我讲解古瓷鉴赏,对我说着“众人皆醉我独醒”。我以半知不解的聆听给他安慰。他小心翼翼地将它们递给我,让我触摸,教我如何用手电筒和放大镜查看不同时期青花上的气泡特征。说着说着,我真的快要被那精妙的艺术扼住了咽喉,只是在我自己无从分辨的真假之中,茫茫然然、迷迷糊糊,还留有一丝本能的警醒,琢磨他对所有“只买贵的不买对的”的人们充满嘲讽的觊觎……

  即便可能是赝品,许多瓷器也是精彩绝伦的,并不因人造的一个赝字而抹去了它自身的价值,哪怕这位白发老者端出一个全世界仅有8件的《鬼谷子下山元青花图罐》,尖锐地抨击官方对于民间没有元青花的“荒谬论断”。我看着看着,恍然间竞在意识中渐渐描摹出它背后所站立的那个不朽、确切的模样:当人们把玩着元青花,玩的是元文化的时代价值与艺术积淀。当人们突然领悟到它的实质就是一尊青花,并且可能是元后任何一个时代的青花,而非是这难以名状、价值所依、自以为是的元——这个连科学都无法验证其物真伪的朝代。这对拥有它的人无疑是个巨大的打击。真正元青花早已随着元朝死了,原本内心满满充盈着文化亲临、价值抚慰的满足感悄然破碎,它就这样在当下不可靠的奢望中完成了死亡,并被远远地推向了不朽。也只有这样,它才能回归自身,作为一个物的长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