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先生”们的改革


□ 傅 谨

当年,梅兰芳有关“移步不换形”的谈论引出的一场风波,应当视为一个标志性事件。一九四九年底,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之后路过天津时,他接受天津《进步日报》记者张颂甲采访,提及京剧改革时说道:“京剧改革又岂是一桩轻而易举的事!……我以为,京剧艺术的思想改造和技术改革最好不要混为一谈。后者在原则上应该让它保留下来,而前者也要经过充分的准备和慎重的考虑,再行修改,这样才不会发生错误。因为京剧是一种古典艺术,有几千年的传统,因此,我们修改起来,就更得慎重些。不然的话,就一定会生硬、勉强。”“俗话说,‘移步换形’,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却要做到‘移步’而不‘换形’。”报道发表后,显然激怒了刚刚为全国戏剧改革制定了一个完备的方针,并且自然而然地成为这场改革领导者的北京戏剧界专家们,他们认为梅兰芳这个讲话实质上是“在宣扬改良主义的观点,与京剧革命的精神不相容”,并且据称已经准备发表文章批判;这一消息显然是有意地由天津市文化局传递给梅兰芳,面对这一他始料未及的强烈反弹,梅兰芳不得不延宕在天津,直到由天津市剧协专门召开一个“旧剧改革座谈会”,梅兰芳重新修正了他的意见,他以变相检讨的方式说道:“关于剧本的内容和形式的问题,我在来天津之初,发表过‘移步而不换形’的意见。后来,和田汉、阿英、阿甲、马少波诸先生研究的结果,觉得我那意见是不对的。我现在对这个问题的理解是,形式与内容不可分割,内容决定形式,‘移步必然换形’。”
这场风波及其结果昭示了京剧史上一个重要阶段的开端,从这时开始,京剧的道路不再由梅兰芳这样的京剧界艺人左右和决定。在此之前梅兰芳早已名满天下,他在京剧舞台上已经做过几十年“改革”努力,而无论这些改革成功抑或失败,无论有多少文人协助和参与了他的创作,至少在关乎怎样“改革”才适宜以及怎样改革才符合京剧的艺术原则之类问题上,他自始至终都有着无可置疑的话语权和决定权。然而,致使梅兰芳被迫以半公开检讨的方式收回有关“移步不换形”的观点的,是因为他在一步跨入“新社会”的同时就接获了一个明确无误的信号,这个信号再清晰不过地令他警醒——虽然梅兰芳等著名艺人破天荒地被邀请参加第一届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从一个艺人成为国家的最高决策机构成员,在政治上获得了以往的艺人们从未获得过的崇高地位——在他原本应该最有发言权的戏剧艺术领域,他的地位却反而被颠覆了。从此以后,京剧应该以何种样式存在,戏剧应该怎样“改革”,进而,在舞台上从应该演些什么直到应该怎样演的问题上,有了更具权威性和影响力的声音,这一声音源于“北京戏剧界的数位专家”,就是那些来自于梨园行之外的“戏剧”理论家和“戏改”领导者——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这里所谓“戏剧界”,显然并不包括以梅兰芳为代表的数十万以戏剧为生的艺人——这些人或许来自上海和重庆,或许来自延安,无论政治态度如何,他们都拥有一个相同的文化身份——“新文艺工作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