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先锋派”与“先锋陛”


□ 车延高

  从某一流派或某几个精英诗人中诞生诗歌大师的时代永远过去了。如果非要推举大师,我认为每一首体现“先锋性”的好诗就是我们要顶礼膜拜的诗歌大师。为什么呢?因为造神和信神的时代过去了。

  诗歌界有人自称先锋派。既然立派,就要独树一帜,自成体系,那么先锋派的标志是什么?它与传统的、现代的所有诗歌的根本性区别在哪里?我估计任何一个对理论和实践负责的人,都不敢说自己搞清楚了。我只是感觉,一些人在概念上把先锋派和先锋性混淆了。“错把他乡作故乡”。

  其实“先锋派”和“先锋性”是有本质区别的。在我个人看来,“先锋派”是一种封号,或者是一种商标,它认为自己是一道工艺流程完备的生产线,产品生产具有一种固性和专属性。而“先锋性”则不同,它是诗歌艺术成就的内在性要求,或者是一种评价和今后诗歌发展的追求方向。因此,它具有广泛性,不专属于哪一个派别,而是任何一个派别都要追求的一种艺术境界,是自己对自己艺术审美提升的内在要求。它一直处在发展过程中,不是盖棺定论一次性定格。它具有多处目光聚焦的定性,而不是趋于独家视角的定于一尊。因为,任何一种东西一旦进入垄断,就会走向反面,所以我们把中国的哪个诗人或哪个诗派定名为“先锋诗人”或“先锋派”,实际上是给其画了句号。因为它不可能永远“先锋”下去。包括胡适、郭沫若、艾青、郭小川,包括很多我们尊为大师的人物,他们尽管创造了辉煌,但也不能让其所有的作品都享有先锋的封号,不信的话可以去翻翻他们的诗作。你会发现良莠不齐,就像山高水低一样自然。好诗总是有限,大师也逃不出这个“周期律”。

  因此我们不能把“先锋性”当帽子。“先锋性”只是应艺术消费需求而产生的一种诗歌创作和生产的目标值动力。从诗歌创造过程来看,“先锋性”就是一种手段、一种工具,这种手段和工具是因人对好诗歌向往所设定的一种追求模式。不具有专属性,不能由某个派别垄断,但凡垄断了,是诗歌的悲哀,也是垄断者的末路。

  我觉得,“先锋性”应该是建设中的破坏者,它的出发点和着力点应该是一致的,就是要通过建设中的破坏,最终实现建设。就像现代城市发展中的拆迁和新建,是崭新对没落的取代,是“芳林新叶催陈叶”。“先锋性”不是打碎一切就完了,而是打碎一切之后还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文学艺术环境,建立一个能够代表时代方向,或者能够为大多数人接受的共融性历史走向。这是“先锋性”的一个重要的任务。这种任务没有终结点,它随时都是开始。永远是过程,有走不完的路。从这个角度上看,它的任务叫探索,不管成败都要行进于诗歌艺术创造的全过程。用小平的话说是摸着石头过河,但摸索的过程中诗人不能遇小桥流水不见,视莲花出水为空。笔尖落墨满眼曲折,向晚迎风尽是悲愤。好像世界没了阳光,到处浮动晦气,世风落尽,人心枯死,冷冷清清,凄凄惨惨。于是诗歌写得极近阳痿,文笔俗得如戏床第。作为一名诗歌艺术的创作者,你的作品只能插在自家的花瓶里孤芳自赏,与广大的艺术消费者的消费水准相去甚远,你的创作理念,和你在诗歌中进行的探索,最终只是为自己的愉悦而愉悦,浪迹为诗歌艺术长河中不被大家所认可的东西,这种“先锋性”就是自娱自乐的夜郎自大。所以“先锋性”要着眼于艺术生命力的可持续发展,而不是借助骂艺术、反艺术、伪艺术、亵渎艺术等小聪明和小手段,在某一特定时段或特定场景下,靠唱反调,悖常理,爆冷门去吸引眼球制造轰动效应。借此形成的关注和聚焦不叫共鸣。不信你去网上点击陈冠希三个字。你马上就明白共鸣和聚焦的本质区别了。错把他乡作故乡是很低级的错误。自命先锋的人怎么会把智商降到这样的水平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