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赞美的力量



  “丁铃铃……”一阵电话铃的响声,使我不得不放下正在夹菜的筷子,拿起写字台上的小灵通。照例是个陌生的号码,“准又是哪个学生家长打来的。”我心里想着,接通了电话。
  “喂!是肖老师吗?”虽然电话的信号不好,可还是分明传来亲切客气的问候,“我是张——鼎——的妈妈。这段——时间——怎么样,肖老师?”又是断断续续的声音。唉,不知怎么搞的,近段时间电话信号一直不好。
  “很好!”我不假思索地给了一个极高的评价。说起张鼎,真让我高兴喜欢得很。年龄小小,个子小小,眼睛大大,嗓门大大,聪明机灵得很。可就是学习习惯不好:经常忘带课本、作业,忘穿校服,课堂听课纪律不好,自习课磨磨蹭蹭,不知所措……
  “这段时间呀,我就发现您的孩子和原来大不一样,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这绝不是虚夸。可能也是临近期末考试,这孩子突然下劲儿啦!班干部和任课老师也都向我频频反映。我暗自得意,像这种孩子,智力因素简直无与伦比,如果非智力因素能跟上,学习成绩的提高那是非常自然的事……
  “是吗?”电话那头传来有点夸张的惊喜,不,简直是忘乎所以的惊叫,然后就是一连串的甚至是哽咽的感激,“谢谢你老师!谢谢你老师!谢谢!……”
  “不要客气!到底是孩子大了,懂事了,知道学习了。作业交得很及时,上课纪律也很好,已经有好几个老师对我提起了她……”我显然被这位学生家长打动了。是啊,对现在的家庭来说,在孩子身上都投入了太多太多的精力和财力,寄予了太多太多的厚望和理想。虽说这对孩子确实是一种压力,不能承受这种“爱”的重量,但谁又不是如此呢?我不是也对自己的女儿提这要求那要求吗?
  “谢谢你老师,我们一定好好配合老师!我女儿能摊上你这个好老师,真是她的福气!”
  “女儿?”
  “是啊,我的女儿,您的学生——张蕾呀!”这时电话信号特别好,字字听得清楚:是“张蕾”而不是“张鼎”,是“女儿”而不是那个调皮聪明的男生!
  “哦!我——张——张,再见——”尴尬、欺骗、悔恨……一齐向我袭来。我大脑一片空白。
  事情千真万确。是我听错了名字,把对张鼎的评价不分青红皂白地“奖”给了张蕾!我欺骗了一位善良的母亲!赶紧在电话里说明真相吧?可是我不但没有承认错误的勇气,更不忍心让那位激动不已的母亲忽而遭到从高处跌落的打击。我在极短的时间里做出了一个极侥幸的决断:及时挂断电话。唉,错就错了吧,反正对方又不会知道。可说归说,自做班主任到现在,这样的“教学事故”还是第一次。特别是这个张蕾,还是个一直让我操心甚至是头痛的“问题学生”。听说小学时,还是个学习成绩不错的孩子,但是,后来两场突如其来祸不单行的家庭变故——爸爸病倒卧床不起,不久,妈妈又离开了爸爸,在她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浓重的阴影,彻底击碎了她天真上进的梦想,使她变得郁郁寡欢,自卑孤僻,成绩自然一落千丈,她妈妈也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开始打她。上初中后,她开始有意结交一帮“姊妹”,成了同学们眼中的“大姐大”,经常和一群女生在走廊和别的班闲逛,有时吓吓小个儿同学,为“姊妹出出气”,眼睛总是冷冷的,瞧谁都不顺眼,同学见了,都躲得远远的。记得有一次,她们为了一件小事和六班一个同学闹矛盾,放学后抓住人家的车子逼着让人家道歉,最后六班那个同学竟告到了校长室,第二天,校长找我了解情况,我听后勃然大怒,一气之下拨通了她妈妈的电话。事后听说被她妈妈狠狠“教育”了一顿。还有,和她同位或许也很不舒服,每一次排位,总要费很多口舌去说服一个同学“做出牺牲”……就是这样一个学生,我竟然做出了什么“和原来大不一样,完全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什么“孩子大了,懂事了,知道学习了。作业交得很及时,上课纪律也很好”的评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