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故乡


□ 王离京

  我的故乡寿光,位于潍北平原,距省城济南约150公里左右的路程。这点儿距离,在交通便利的今天,实在是不足挂齿。由济南驱车沿高速公路向东,用不了两个小时就能到,方便快捷得很。但我记忆中的回故乡之路,却是异常的繁琐与漫长。
  我自小跟爷爷、奶奶在青岛长大。小学上完后,爷爷离休了。当时,全国正大张旗鼓地宣传“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而这又是毛主席他老人家所大力倡导的。爷爷最听毛主席的话,当下便决定积极响应号召,毅然决然地离开城市,返回故乡去定居了。而我,也被送回了父母身边,在济南上完了中学。
  爷爷、奶奶对我感情极深,说是宠爱有加、百依百顺一点儿也不为过。回到济南的日子里,年纪尚小的我,心里空落落的,做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心思,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爷爷、奶奶,以至于常常从梦中哭醒。于是,每逢暑假、寒假,回故乡去探望爷爷、奶奶,就成为了我的必做之“功课”。
  记得我第一次独自回故乡的时候,还不满14周岁。父亲给我买好车票,晚上九点多钟用自行车把我送到火车站,去赶十点多的一趟火车。在那班逢站必停、叮叮咣咣的慢车上,坐上五、六个小时,于凌晨四点多钟到达益都站(如今叫青州)。下了火车,顶着满天的繁星,跟着下车的人流往长途汽车站跑,去赶每天惟一一班发往故乡的长途汽车。当汽车开出车站的时候,一弯残月还醒目地悬挂在天边。在长途汽车上再坐三、四个小时,上午九点多钟的样子,在寿光城北十多公里处一个叫古城的小站下车,然后步行三、四公里,穿过两个村庄,直到中午时分才能到家。
  如此的回故乡之路,在今天看来是够复杂、漫长的了,尤其是对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而言。我不知道,如今的家长们还有谁肯让自己的孩子这样赶路,总之我是做不到。我的孩子这么大的时候,让她去买瓶酱油还嘱咐来嘱咐去的,那个不放心啊。而当时的我,却丝毫也没有感觉到路途的艰难与麻烦。从学校宣布放假那一刻起,我就进入了一种焦急的期待之状态,盼望着能尽快拿到那张奔向幸福的车票。漫长的回故乡之路,在我看来,就是不断靠近亲情和温馨、走向欢乐和无忧的过程。思念,真的有超越时空之力啊。当我远远地看到绿树掩映下爷爷、奶奶居住的小村时,耳边就仿佛传来了奶奶那一声声深情的呼唤,闻到了奶奶预备好我爱吃的煎咸鱼、炒虾酱和小米绿豆粥的香味,心情也如路边沟旁野草中的花儿一样烂漫绽放。
  在故乡疯玩一个假期之后,离返回济南的日子越近,我心中的失落感就越发强烈。天天如倒计时一般,数算着还有几天就要走了,力图抓住这快乐的尾巴,不让它轻易溜走。爷爷、奶奶也不厌其烦地反复叮嘱我,回去后,要好好上学,放了假记得早点儿回来。告别的时候,我几乎不敢回头去看送行的爷爷、奶奶那苍老的身影。“执手相看泪眼”的场面,太过酸楚,让人实在不忍面对。
  记得有一个寒假,因为雪特别大,交通受阻,我没能回故乡。那个寒假,我百爪挠心,茶饭无味,就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好不容易挨到放了暑假,我心急火燎地赶回故乡。进了村子,却发现奶奶没有如往常那般出来迎我,我的心里顿时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及至进了家门,我看到奶奶坐在炕上,眼巴巴地在等我。我一声“奶奶”还没落地,她就一把把我揽进怀里,泣不成声:“孩子呵,你可回来了,想死奶奶了……”
  在我的追问之下,爷爷告诉我,在我没回来的那个寒假,奶奶每天都要到路上去迎我。即使在知道了我已不能回来的情况下也是如此。结果有一天,因为下雪路滑而摔断了腿。从此之后,奶奶就再也没能站起来。为了不影响我上学,奶奶一直坚持不让爷爷写信告诉我。如此的亲情、如此的关爱,叫我怎能不思念故乡、向往故乡!后来,当我在大学上古典文学课,读到李密《陈情表》中“茕茕孑立,形影相吊”、“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等描述其与祖母相依为命的句子时,脑海中立时就浮现出奶奶迎风孤独地站在村头,望眼欲穿地盼我归来的情景,竟至热泪盈眶,不能自持。《红灯记》中李奶奶对铁梅“痛说革命家史”一场戏,也每每看得我泪流满面。
  中学毕业后,按当时的政策,我本可留城就业,但我却坚决地选择了下乡插队。我也没有按当时规定的办法,随父母所在单位职工子女去集体插队,而是回到了故乡,又陪伴了爷爷、奶奶将近两年的时间。故乡正好有个青岛知青点,我算是“借点插队”。不过这为以后的招工带来了麻烦,按照有关的政策和惯例,济南不会到那儿去招工,青岛又不招外地的知青。用一句老百姓的俗语讲,我算是掉在“空”里了。而我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就是为了守望亲情。如今回过头去看看,我深为自己能如此选择而庆幸。倘若不是这样,我想我会遗憾终生。
  下乡不到两年,我因为别无选择,只能被当地一家小造船厂招了工。走的时候,奶奶拉着我的手万分不舍,连声叹息。上班不到两周,就传来了奶奶病危的消息。当我骑着借来的自行车,急行80多里路赶回奶奶身边的时候,她老人家已处于弥留状态。一听到我急切地呼唤,已昏迷了两天的奶奶,竟奇迹般地清醒了,一迭连声地催促爷爷:“快去熬小米绿豆稀饭啊,孙子回来了!”这,就是亲情的力量啊!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