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各个民族一个中国


□ 维舟

读《满与汉:清末民初的族群关系与政治和权力(1861-1928)》

  财新《中国改革》 特约作者 维舟

    100年前的辛亥革命,是满汉关系史上的分水岭,一个简单的事实是:满人从此不再是中国政治格局中占统治地位的群体了。对革命者来说,一旦满清垮台,“驱除鞑虏”的使命即宣告完成,从此历史任务就变成了“满汉一家”和“五族共和”。怎样调整并重新设计一个富有弹性的政治框架来处理好族群关系,是不可回避的重大问题。

  由此,满汉之间的政治张力不仅对中国的走向有着重大意义,而且也成为建立共和制之后的中国对待族群关系的指针。从“旗人”到“满人”

  在民族主义兴起之前,“民族”通常并非一个人最重要的身份识别特征,有时甚至毫无意义,因此常常是模糊不清的。这也是“满族”作为一个民族经常令人感到困惑的地方,因为确切地说,在近代以前很难说存在某个现代意义上的“满族”群体。

  在清朝,真正重要的并非“满人/汉人”的划分,而是“旗人/民人”这一分类范畴。但问题是,“旗人”实际上是个多民族、跨种族的政治概念。清代的八旗中不仅有满洲八旗,还有汉军旗和蒙古八旗,甚至还包括了六支朝鲜人、一支俄罗斯人和一支番子,而满洲八旗中其实又包含了今天锡伯族、鄂伦春族、鄂温克族、达斡尔族等群体。到清末,总数大约600万人的旗人中,仅有60%是满洲八旗,也就是说,“旗人”中只有大约一半多在血统意义上是满人。

  主流学术界长期以来强调满人在清代中期的乾隆时期之后就已逐渐汉化,在此之后,满汉畛域实际上仅靠统治者的政治意志来加以维持。不过,近年来西方“新清史”研究的诸多学者开始反对这一观点,认为满族直到清亡一直保持着自己独特的认同。

  这其实犹如“半杯水”一样,取决于从哪个角度去看问题。美国学者柯娇燕等认为:19世纪之前的清朝根本就不存在民族意义上的满族,“满洲”只是一个模糊、随意、人为创造的政治名词。

  不可否认,在整个清代,满人一直在政治领域保持着与其人口数量不成比例的权力。不但各省保持着八旗驻防部队,而且满人明显有着更多机会进入仕途。许多中央重要部门的职位甚至只留给满人。直到晚清汉人借地方权力崛起时,在总理衙门、海军衙门之类新设立的部门中,满人仍占优势。就整体的行政系统而言,越是上层,满人把握职位的比例越高:在整个清朝,满人在总督、巡抚中均占半数,到各省布政使和按察使这一层则只有三成是旗人,知府中有21%是旗人,而县级官员中则骤降至6%。

  这当然也并不令人意外。清朝帝王作为统治者,无疑有着强大的动力来维持满人或旗人在政治中的优势地位,因为这是他们统治的重要保障,不这么做反倒奇怪了。但这方面的研究常常未能强调一个问题:清朝统治者维持满洲认同的所有动机都是来自保住自己统治的政治目标,而不是像现代民族主义那样来自保护某种族群身份和特殊文化的要求。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维护八旗和满族的特殊身份,实际上更类似于一个统治集团为了保持自己的政治地位而做的努力,只不过其中包含某种特殊的族群因素罢了。如果以当下习以为常的观念去想象和推断清朝人的观念,难免会错误地把那种特殊的政治认同追溯为是某种族群认同观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改革》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中国改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