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中国悲剧引论》诞生记


□ 熊元义

从一九九三年到二〇〇五年,整整十二年,《中国悲剧引论》终于完成了。
十二年前,当我踏进这个领域时,全然不知这座山峰的高大、陡峭和险峻。真是“无知者无畏” !我完全是凭着一股蛮勇和血气攀援而上,“只问耕耘,不问收获。”好在攀登这座高峰,没有外在压力,没有时间限制。而这十二年还不至于是熊瞎子掰苞谷,一九九五年,我在《理论与创作》第五期上发表论文《悲剧的追求与消解》,为一九九五年《新华文摘》第十一期“论点摘要” ;一九九六年,我在《戏剧文学》第八期上发表论文《也论中国戏曲悲剧的大团圆问题——黑格尔的悲剧观与中国戏曲悲剧观的比较》,为《新华文摘》第十一期全文转载。这些点点滴滴的收获都鼓舞了我继续前进。
在攀援这座山峰的道路上,永远感念或怀想的是那些递给我扶手的人。一九九四年,我将写了一年多的论文《黑格尔的悲剧观与中国悲剧的大团圆》,投给时任《文学评论》主编的侯敏泽先生。侯先生认为我的论文对中国戏曲悲剧的大团圆现象的把握有创新,但要求我修改,即先由近现代以来人们对大团圆现象的典型批判引出问题。我按照侯先生的意见,将论文修改成《也论中国戏曲悲剧的大团圆问题》。他说可以发表,安排在二〇〇五年《文学评论》第五期或第六期。但是,侯先生不久查出了不治之症。他坚决要求辞去主编之职。真是人走茶凉,由他签发的拙作也不了了之。虽然他过问过几次,但仍然没有结果。我不能再等了,初稿《黑格尔的悲剧观与中国悲剧的大团圆》都在一九九五年《戏曲艺术》第三期发表了,并被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的一九九五年《戏剧、戏曲研究》第十一期转载。而修改稿件反而惨遭搁置。一九九五年底,在一次会议上,我结识了《戏剧文学》的主编李文华先生,跟他谈起了拙作《也论中国戏曲悲剧的大团圆问题》在《文学评论》的遭遇,问他要不要。他说,你寄给我。这样,拙作《也论中国戏曲悲剧的大团圆问题——黑格尔的悲剧观与中国戏曲悲剧观的比较》就在一九九六年《戏剧文学》第八期上发表出来。接着,一九九六年《新华文摘》第十一期全文转载。当然,《新华文摘》转载不一定是最优秀的文章,而不少优秀的文章常有遗珠之憾。正如韩愈所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祗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之称也。”转载或多次发表的确不是衡量论文质量的惟一标准和可靠标准。但是,在这个缺乏公正评价的时代,尤其是在这个鱼目混珠、易于埋没的时代,如果是一篇真正有价值的论文,转载或多次发表对它在社会上的影响就至关重要,至少增加了它获得公正评价的机遇。
这十二年,我也经历了许许多多的风雨,看到了不少人间的世相。无论对人,还是对事,都有了较为深切的感受。这些人生感受的不少部分已融入我对中国悲剧的认识中。我时常朗诵唐代诗人陈子昂的《登幽州台歌》,“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体会到陈子昂在拍栏杆中也有一种担当,不觉豪气倍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