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跨文化文本和跨文化语境


□ 陈犀禾 曹 琼 庄 君

  李安作为一个驰名国际的华语电影导演,近年来受到广泛的关注。特别是去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以来,更是成为华语电影批评界和研究界的一个热点话题。2006年12 月15 日,台湾交通大学电影研究中心召开了“2006 李安电影研讨会”,邀请各地学者对李安电影进行深入探讨。会议的9 篇论文探讨了李安各个时期的创作,主题集中在李安电影中的父子关系和性别关系的研究上。同时,作为一个有着大陆背景、生长于台湾、并在美国完成其戏剧和电影教育的华语电影导演,李安电影的跨文化特色也受到广泛关注。这种跨文化特色,也体现在这次研讨会论文的研究方法上。
  
  父子关系研究
  
  李安早期电影以“父亲三部曲”(《推手》,《喜宴》,《饮食男女》)闻名。会议的主题集中在对李安电影中父亲形象和父子关系的研究上。台湾政大广电系副教授陈儒修在《愤怒的儿子:解读李安电影中的父子关系》的报告中提出:一般论及李安的“父亲三部曲”,皆着眼于父亲角色的宽容以及父亲为了维系家庭和谐所做的贡献,父亲常常置于中心,而其他家庭成员(包括母亲与儿女)往往处于他者边缘的地位,由此,他们是沉默的,他们的感受也被移置掉了。换句话说,家庭之下其实暗潮汹涌,影片的叙事并没有处理各个成员的主体意识。然而儿子的压抑与愤怒被要求听见与看见,因为通过西方的俄狄浦斯场景,儿子必得冒着被阉割的危险,执行弒父的仪式。然而个性内敛、深受东方儒家思想熏陶的李安似乎无法、也无能如此处理父子关系,他选择压抑。后续作品中的人物不是因为受礼教束缚无法表达自己的情欲(《理性与感性》、《卧虎藏龙》以及《断背山》),就是在性爱解放的假象之下,面临家庭解体的危机(《冰风暴》)。总之,这些人物就是不快乐。然而,正如弗洛伊德所指出的“所压抑的必将回来”,《绿巨人》给了李安一个宣泄的出口。本报告拟就《绿巨人》里的父子关系,探讨李安作品中较不被人讨论的儿子角色,并试图揭示李安如何处理儿子的愤怒。
  上海大学影视学院教授陈犀禾把李安电影和张艺谋电影中的父亲形象作了比较研究。他分析了李安电影(从早期《推手》、《喜宴》、《饮食男女》到近年《绿巨人》、《断背山》)中的父亲形象,认为:李安电影中的父亲形象折射了李安在台湾威权体制瓦解后和西方语境中的父权现状的思考,体现了中国传统父权价值体系在现代社会所遭遇的尴尬和无奈,并同时在中国文化背景下探讨了西方传统父权所面临的现代挑战,对现代社会和现代人的困境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体现了深厚的人文关怀。张艺谋电影中的父亲形象(从《红高粱》、《菊豆》、《大红灯笼高高挂》到《英雄》)始终和内地政治现实密切互动,但他有一个从早期对传统父权的批判到后期的维护、从早期的激进主义到后来融入主流体制的一个变化过程。这一变化折射了张艺谋在内地父权现实中的地位、思想和态度的转变。其早期对传统父权的批判显示了现代性价值的深刻影响,其近年来的电影则显示了内地知识分子在现实体制中角色的转变和追求。文章进而探讨了两个父亲系列及其所产生的社会和文化语境之间的动力关系,并通过对李安和张艺谋的电影以及其中父亲形象的比较研究透视了华语文化在当代发展的两种可能性。
  台东大学博士生金惠芬在《〈绿巨人〉和弗洛伊德:梦与俄狄浦斯情结的演绎》的报告中,用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论证了李安在片后花絮所说的“这是一个心理学的电影”的观点。影片透过布鲁斯梦境,呈现了母亲为营救布鲁斯而被父亲误杀的童年记忆。压抑进入潜意识的底层记忆在一次实验中意外被完全打开,被遗忘的意识全部进入意识层,在梦中得窥浩克形成的真相。而父子之间的憎恶是无法解开的仇恨,是另一种弗洛伊德杀父娶母(Oedipus)情结的异变。
  作为李安电影的处女作,《推手》也受到了特别关注。影片叙述了一个中国老人在美国生活的故事,表现了现实生活中的老人问题、父亲和儿子媳妇的家庭伦理问题以及东西方文化的冲突。静宜大学大众传播学系助理教授孙松荣在《电影如何触碰?触摸无法触摸的〈推手〉》”一文中对该片展开了一个回归“影像的影像”的分析,让凝聚与展现导演的创作思维──一个流动影像的所在──得以于影像中展露其自我的呈现、叙述及展示。《推手》中气功推手的意象──影像中挪移静止的手──在大部分叙境中既成为了所述戏剧性事件的唯一视觉主体,又是作为引发视觉触摸的“形体”,即为形塑影像思考不可或缺的一个组件、一个在叙事中以自主与自治的形态体现其造型化的力量,以及一个让分析回归至“影像的影像”的可能源点。
  李安作品中关于家庭和父权破裂最为痛心的例子是《冰风暴》(1997)。台湾台北世新大学英语系助理教授柯玮妮在《叙述的碎片:李安电影〈冰风暴〉中的文化和性别身份》一文中对这一影片进行了深入分析。《冰风暴》根据里克·穆迪半自传体小说改编,小说描写的是20 世纪70 年代其在美国东北部城郊的体验。在影片中,李安通过对上世纪70 年代美国家庭和父权的解构和分裂,为观众提供了一个新的视角。在探索上世纪70 年代美国郊区居民精神上和道德上的空虚时,李安打破意义和能指上后现代分裂与真实人性上的意义追寻之间的平衡。不管是在小说还是在现实中,冰风暴都突出了与彼时的距离感和疏离感,而李安电影通过视觉和声音清晰地捕获了人们被侵蚀的记忆,而影片逼真的描绘为片中性的分崩离析和家庭内的疏离定下了基调。穆迪最初小说中的叙述不是线性的,但是一系列不可调和的事件并非依年代顺序、按章节呈现出来,每个事件通过片中不同人物的视点讲述出来。因而,李安必须从本属于立体派艺术家和作品的碎片中创作一种叙述。影片本身有几分讽刺,几分心理戏剧,几分悲剧,同时又是关于性别和身体的研究。李安电影化的表达显示出有关当代的性和文化的范式转型——我们不再是一个铁板一块的世界——世界变得越来越碎片化。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