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周原庙祭甲骨与“文王受命”公案


□ 李桂民

  摘 要:周原庙祭甲骨属性及其与商末政局变化的关系,是先秦史学界的一桩公案。诸多因素表明,周原庙祭甲骨应属周文王时期刻辞。文王在周原地区建立殷先王宗庙,并对商先王进行祭告,是“商室少卑,周实继之”背景下,周人力图证明天命转移的一种形式。为寻找“代商”的天命依据,周人不仅“扬梦以说众”,而且通过卜筮等形式祈告上天和殷先王,以便获得“天命转移”的合法性。周原庙祭甲骨刻辞,是文王为验证天命问卜而“受殷王嗣位之命”的重要物证。

  关键词:周原 庙祭甲骨 周文王 殷先王

  自1977年陕西岐山县凤雏村发现大量甲骨以来,周原甲骨文热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至今仍间有成果问世。围绕周原甲骨文中H11:1、H11:82、H11:84和H11:112四片庙祭甲骨属性等问题,诸多先生撰文提出不少富有启发性的观点。综观几十年来的相关论著,关于周原庙祭甲骨卜辞属性,主要有商人和周人卜辞两种说法;另外还有两种折中观点,一种认为周原庙祭甲骨是商人占卜、周人记事之刻辞;另一种则主张它是西伯根据殷王策令,以殷王名义在其国殷王宗庙祭祀殷先王的刻辞。①以上诸说虽均有一定道理,却都未能提出折服众说的证据,以至这一问题迄今没有公论。笔者近来在研读周原甲骨文的过程中,广泛参考相关论著,认为在这一问题的讨论上犹有可置喙之处。现不揣简陋,就此略加讨论,以便为相关问题的解决提供另一种思路。或有郢书燕说之处,敬请方家不吝指教。

  一、周原庙祭甲骨为周人问卜刻辞

  陕西岐山风雏村甲骨文,发现于凤雏甲组建筑基址西厢房二号房间的两个窖穴内,分别编号H11和H31。岐山凤雏村一带,是周人迁丰前的岐邑所在。凤雏建筑基址由前庭、中庭、后庭、前堂、后室、东西门塾、东西厢房、回廊等部分组成,从建筑构造看,属于“前宫后寝”的宗庙建筑。遗址的发掘者指出:“它的发现,从物质文化上证明了周人的早期都城岐邑就在以凤雏村为中心的一片地区,这在西周考古学上的重要意义是不言而喻的。”①徐锡台是主张周原凤雏遗址为宗庙建筑和出土甲骨属周人说的主要学者之一,对于凤雏甲组建筑基址的年代,他认为其始建年代当在王季末年或文王初年,宫殿可能沿用三四百年;平王东迁洛邑前,该建筑由于犬戎侵略被战火烧毁而废弃。②杜金鹏在详细分析凤雏宫殿建筑形制后,指出:

  周原凤雏宫殿建筑基址与中原夏商宫殿建筑,具有一脉相承的共同特点,或可认为就是商代宫殿在周原的移植。周原凤雏建筑基址窖穴中出土的刻辞甲骨,由其内容、用词、字体、凿形、甲骨整治方式等,均可肯定出自周人之手。从凤雏甲骨文得知,灭商前周人在岐邑立有商王宗庙,并在其中举行祭祀活动;灭商后,周人依然保留着岐邑的商王宗庙。由此是否可以大胆推测:凤雏宫殿建筑基址或许就是周人根据商族宫室规制所建商王宗庙遗址,它的始建或在商王帝辛时候,一直沿用到西周晚期,在这座庙堂里,曾经上演了商周之间翻天覆地的历史剧。③

  这种观点无疑深化了对周原凤雏甲组建筑和甲骨属性的认识。

  可以看出,凤雏甲组建筑和出土甲骨在年代上是有联系的,也就是说,确定凤雏建筑基址的年代可以为甲骨断代提供重要的标尺;反之,甲骨的断代,亦可以为凤雏甲组宗庙建筑基址的年代提供第一手的文字材料。从发现甲骨的两个窖穴看,存在打破建筑基址夯土台基的现象,说明灰坑的挖掘是在建筑修成以后。从出土器物看,其中既有先周文化的典型器物,也有西周时期的陶瓷器。在诸多出土器物当中,乳形袋足鬲是属于先周文化的典型器物,这种类型陶鬲在1、20、28、30号窖穴和宫殿东侧深沟均有发现;其他如盆、尊、罐的形制和纹饰亦带有先周文化的特征,同时也发现了高领、扁裆、锥形足这样的西周早期的常见陶器。这些器物都说明凤雏甲组遗址是一座延续时间较久的周人建筑。周人在武丁时代就与商人频繁接触并被封侯,商文化对周文化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在建筑样式上亦不例外。商周文化具有一脉相承的特征,但周人在接受商文化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保留了自己宗族的特性。尤其在商末周初,这种过渡色彩较为明显。凤雏甲组建筑的屋脊和天沟铺设有绳纹瓦,用来防备雨水冲刷和提高使用年限,而瓦的使用未见于商代各类建筑。从出土的生活器物看,基本可以断定,岐山风雏宗庙建筑的主人是周人,而绝非殷商贵族。

  凤雏甲组宗庙建筑后毁于火灾,主要证据是该建筑内发现大量红烧土块,就连出土甲骨的两个窖穴中部分甲骨也被灼烧。④北京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实验室对出土的一根残长2. 35米的木柱碳屑进行碳14测定,得出数值为公元前1095±90年,①就是说该建筑的废弃年代应不晚于周康王末年,有学者指出凤雏甲组建筑年代“早不过文王,晚不过康王”的推断是可以接受的。②鉴于商周乃至后代宗庙基本布局的一致,特别是该建筑所透露出的王者气象,凤雏甲组建筑应是文王延续到康王时期的周人宗庙基址。出土甲骨的两个窖穴打破夯土基址的现象,说明窖穴的挖掘晚于宗庙建筑的夯土台基的形成,遗憾的是,甲骨窖穴伴出物较少、堆积层不清楚,无法提供准确的地层关系,但宗庙烧毁后窖穴随之废弃,因此,窖穴的使用时间不会超出周文王到周康王的范围,出土的甲骨也应在这一范围内,其上限在先周时期的文王时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周原庙祭甲骨与“文王受命”公案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