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摄影师的人品最重要



受访/穆德远 采访/侯亮

前些日子在西藏拍戏,差点死在那儿,遗嘱都立了,后来又活过来了。我当时想跟我父母讲两句话,跟妻子跟孩子讲两句话,跟摄影系讲两句话。回想起来都是多余的,说它干吗?那无形当中是给别人一个枷锁。

《我的长征》

大众电影:在拍摄电影《我的长征》之前,你还和翟俊杰导演合作过《惊涛骇浪》《我的法兰西岁月》。这三部戏都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主旋律”。能谈谈为什么对“主旋律”感兴趣吗?

穆德远:当时八一厂找到我,我一听是关于长征的,剧本还没看就答应下来了。为什么呢?我觉得有两个原因。一个原因是我一直都在关注中国的主旋律的发展。为什么现在一提起“主旋律”电影,观众似乎都先入为主地有一种偏见?为什么好莱坞的主旋律电影特别好看?1992年的时候,我导演了一个主旋律电影《中国人》。这部影片获得了政府奖,也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国家给予了充分的认可。拿到这两个奖对主旋律电影来讲是最大的成功。《中国人》以什么样的概念来拍?我不希望大家一听主旋律就没有兴趣看,所以按一个商业电影的规则来拍摄,这才有了《中国人》的成功。
大众电影:另一个原因呢?
穆德远:另一个原因就是长征本身了。20世纪30年代中国工农红军的二万五千里长征,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优秀品质,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奇迹,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从某种意义来看,这何尝不是对人类体能极限的挑战?何尝不是出于求生存本能的一种惊心动魄的爆发力?而这种力量的源泉来自坚定的理想和信念。
大众电影:据说拍摄过程非常苦。
穆德远:确实是这样的。拍到最艰苦的时候,所有的演员不许洗澡,不许刷牙,就是找感觉。在热带丛林里,演员拍摄结束之后都喊着“我们都成丛林耗子了,再有战争片鬼才参加”。在湘江的时候,衣服上的血浆都是蜂蜜做成的,演员一坐在那儿苍蝇都围着你。睡着了人动一下,旁边的人就感觉一下子到处有苍蝇在飞。时间长了里面的衬衣都臭了。
大众电影:据说光转景路程就达一万多公里?
穆德远:四川、贵州、云南一直到北京,都是悬崖峭壁的小路。不过这么艰难的山间险路,还有各种爆炸战争场面,一直到拍摄完,基本上没发生什么事故。
大众电影:作为摄影指导,在摄影方面你有什么考虑?
穆德远:其实电影发展到现在,它有一些基本的特色、基本的水准是需要去保持的。这样你才能保证电影本身的品质,才能跟上国际动态。在《我的长征》里,光线是朴实的、返璞归真的,同时又不排斥唯美的追求。每场戏我都力求让光线生动、充满活力:充分利用现场的光线变化来塑造人物。在色彩方面,我们追求一种非饱和性的、但同时又有一种凝重的感觉。片子里,红军的军装是灰色的,同时一些爆炸场面又很强烈,这就造成了强烈的对比。我们都知道蓝绿色调是最冷的色调,橙红色调是最暖的色调。这两者形成了一种补色关系,形成对比。同时在后期的时候,我们把所有的绿颜色都去掉,调成了一种接近灰色的感觉。这就加强了画面的凝重感,突出了战争的残酷。在摄像机的运动方面,我们用了大炮,移动轨道,肩扛,小摇臂,等等,形成了丰富的调度……这些都是拍现代电影所必备的。也就是说你既要有光学镜头所产生的力量,又要运用高科技的力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