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的心贴得很近


□ 了一容(东乡族)

  四川汶川一线发生大地震那一刻,我正在一朋友的车上。时间也许只有几秒钟,因是在运动的车上,因是距离震中遥远,我们两个谁也没有觉察到什么。
  不久,家乡西海固有朋友用手机发来信息,问我所在银川是否发生地震、是否一切平安!并告诉我家乡有震感,房屋摇晃,墙皮脱落,说这是近些年震感最为强烈的一次。
  我急急地打电话过去了解情况。
  幸运的是没有人员的伤亡,只是泾源县境内有不结实的房屋倒塌。
  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我甚至有了几分说不出来的窃喜。但片时,我的心里突然又有一种幸免遭劫的难过和万分的悲痛。
  我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
  我知道,家乡西海固曾在民国发生过大地震,那次震级比唐山大地震还要严重,民众九死一生,有些村落的百姓无一生还。准确地说,那是1920年,也就是民国九年的12月份,恰恰是严寒的冬季,地上落下一层薄薄的鸡头雪。天寒地冻,天灾人祸。那时节,我们还隶属于甘肃管辖。震中就在我们苦难深重的西海固。当时,我们那个县份叫海原县。后来据考证,地震规模为8.5级里氏震级,矩震级为7.8级,烈度为修订麦加利地震烈度第十二度,即最高级级别烈度地震,中国有地震记载中最高烈度的地震,亦是人类有史以来最高烈度地震,波幅是后来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11倍能量,约为2亿吨TNT炸药的能量,全球96个地震监察局录得此次地震,余震维持3年时间。据官方统计约有234,117人死亡,单在西海固则有超过73,604人死亡(据我们当地幸免于难的幸存者讲,其实还不止这个数),附近的县城全被波及,近至甘肃省、宁夏及青海省全境、南至西南部的四川省及云南省、东至内蒙及山西省、西北至新疆等地造成破坏。据我们那里的老人讲,当时在地震后山崩地裂,黑水翻腾,高山夷为平地,有些地方出现苦涩盐碱奇怪的湖泊。由于我们当地的民众大都居住于窑洞内,因此难以抵抗地震冲击,死伤无数。中国国内各省均感受震动,以及邻近的越南亦感到了震动。
  所以,我的内心深处对家乡那片土地自儿时就心怀忧戚。这阴影承传几代,至今依旧笼罩在我们的头顶,挥之不去,在心灵上抹之不尽。
  接到家乡信息,我和朋友慌慌地奔到他的办公室,朋友迅速打开网页看有没有这方面的消息。停了片刻,他突然用沉沉近乎沙哑的声音告诉我,震中在四川的汶川县,震级为里氏7.8级(后修订为8.0级)。我看到他的脸色极为不妙。他对地震的概念比我更为丰富。说实话,我对地震多少级别在那一刻所带给人的打击和灾难的概念还是比较模糊的。
  朋友立时拿起电话,就给震中的朋友打电话。但是,信号中断,一个也联系不上。
  我也有一些那里的朋友,那是因为好几年前《民族文学》杂志曾在那里举办笔会时认识的文友,我的心里莫名地牵念他们,耳边回响起他们的笑声,他们的面孔、微笑不断在我眼前闪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