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逃跑的婚姻(短篇小说)


□ 徐岩

  表哥把女人交给李河之后,便坐到炕沿上数钱。再掏出一张白纸,把上面的字念给李河听。李河的岁数比他们俩人都大,个子也矮小,瞪大了一双带有红血丝的眼睛只管盯着坐在他对面木凳上的女人看。女人有一张很好看的脸盘,腮上涂了脂粉,粉红色,有点儿像三月里的桃花。

  合同上没真正写几个字,大概的意思是把妹子嫁给李河了,表哥刚刚数过的是彩礼钱,他交待清楚之后便走了。表哥走了没多大时辰,李河便拾掇好了晚饭,是炝锅的面疙瘩。李河把上屋掌了灯,再放了炕桌,才去厨屋给两人都盛了一大海碗。面疙瘩上飘着葱花和油星,很香。还有—碟成黄瓜,腌得时间久才有的那种透珑和深褐色。

  李河说吃吧,明天俺就去集上给你割肉,咱蒸包子吃,用大葱拌馅,管保香它半个 屯子。

  女人捧起面碗,小声地说能嫁你算是我的福分。

  天完完全全黑下来时,两人上炕钻进被筒,灯绳就在炕头的墙壁上,被李河—伸手就拉灭了。李河抱住女人身子时,女人贴他耳朵根说,我离过男人,哥跟你说了吧?李河说说过了,没啥,娶了你俺知足。

  屯里不远处恰巧有火车的鸣笛和轰鸣声,引起一阵狗吠,刚好把两人拉话的声音遮了。

  天大亮时,李河去翻挂在墙上的阳历牌儿,看了日期后跟女人笑着说,他算错了,应该是后天有集市。

  女人说那就后天割肉,反正日子长着呢,吃肉又不是什么大事情。

  李河说这不是赶上咱俩新婚的日子吗,不吃几顿肉咋成呢,怕是亏了你。

  李河说煤窑上给了俺三天假,明天赶集买东西,今天闲着,咱俩就去屯西的小卖店买些烟酒,去小后屯看看俺姑。爹娘去世后净是她老人家照顾俺了,现在有媳妇了,咋也得见一面赶个礼儿。

  女人说那你大后天就得回煤窑上下井呀,那不是又把我—个人扔家里了吗。

  李河没有正面答女人的话,只是说那也总不能守着你不出去挣钱吧,坐吃山空没好日子过的。

  女人的心禁不住跳了—下。

  李河在第三天早上天刚放亮时就爬起身去集市上割肉了,临走前去一只地柜里摸出只破饭盒,从里面拿了存折给了女人,交她保管。女人推让一下,说还是放在原处吧,搁身上不保险。李河没有告诉她密码,只是让她看了上面的钱数,是一万八千块,大概是李河下井挖煤一年多的赚数。

  李河没有带女人去,他说顺便去集上补一下他那双下井时用的靴子,还得办点别的事。还嘱咐她多睡会儿,大约八点钟时有亲戚来给家里送些吃食,别忘了给人家烧茶水喝。

  女人待李河走后没再躺着,也跟着起了床,穿衣服下地舀水洗脸,再寻木桦子引火做饭。

  故事说到这里可能读者就能明白女人是做啥的了。不言而喻,女人是跟着她表哥出来骗婚的。女人在城里一家洗澡堂子当按摩女时认识了表哥,其实两人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只是居住的地方相临近,都在—个镇子里罢了。男人是澡堂里的领班,管着她们这些小姐和男服务生,因为老乡的关系就对她格外照顾一些,自称是她的表哥,在派活和安排休息上没少关照她。可是后来就闹出件事情来,那是一天晚上,女人被一个外地客人叫了包宿,就是带她出去过夜,人家是给足了费用的,容不得她不走。可女人被带到一间出租的房子里后,那个客人竞绑架了她。亮出刀子搜出了她钱夹里的一张银行卡,逼她说出密码和数额。女人看出来那家伙不但是穷凶极恶,还是个打劫女人的老手,就央求说不要伤害她就行。那人说你这张卡里到底有多少钱呀?女人说不到一万块钱,那人狞笑着说扯他妈淡,像你们这些干小姐的哪张卡里不有个三万五万的,骗谁呀?不说实话老子就毁了你的容。女人说钱数真的准,要是上个礼拜你拿到这张卡,那里面是有三万块的,可前天我姐姐家孩子得了病急需用钱,我就给她取了两万汇走了。女人说完后把密码告诉了那人,说钱可以给他,但别伤害她就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