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花园、House和小小(外一篇)


□ 李硕儒

花园、House和小小(外一篇)
李硕儒

李硕儒一九三九年生于河北,长于北京。做过记者、编辑、主编,作家。总在寻找,流落过内蒙,飘荡过西非,终于空定旧金山。写过小说、诗歌、散文、随笔,评论。出版过《爱的奔逃》《红磨坊之夜》《外面的世界》《浮生三影》《彼岸回眸》。现在是美国华文文艺界协会理事,副会长。一九九二年,列入英国剑桥大学世界名人中心编著的《世界文化名人大词典》。

我家住在旧金山湾东湾San Leandro市,房子不大,倒也有些来历。
原先,我们和女儿、女婿以及他们的狗小小本同住在这个城市的通衢大道E14街一座公寓楼上,比邻而居,倒也宽敞方便。那年夏天,一家人说好要去优胜美地原始森林Camping(露营)。大森林,居帐篷,野兽出没。再带一条狗,从生命的原初意味说,应该是一种回归状态的抒解和放任。自人类创造了自己的文明,到社会生活风驰电掣般强化的物化,人们正一天天捆紧在自己创建的种种规则和压力的轮子上,谁又不想肆意挥霍一下本该具有的自由!可从现实想——又是可恶的现实——带个不满周岁的小小总有种种危险和不便。留在家里?一个星期的度假,小小没人喂,没人遛,按美国规定,公寓楼里本不许养狗,岂不暴露了我们的不轨!想来想去,不如取消这次野游,放弃这次生命原始状态的回归。正犹豫间,妻的好友Sovea开车到我家。她进得门来,只跟我们打了个草率的招呼,就跟偎在她脚下的小小玩起来:一会儿抱它入怀,一会儿抚弄它满头狮子样披拂的长毛,一会儿亲吻它那双纯净的带几分哀怜的眼睛……口中不住喃喃:噢,小小,小可怜,真可爱……
女儿趁势坐她身边:小小可怜,我们更可怜……
你们怎么了?Sovea诧异地抬起头。
我们想去优胜美地露营一星期,都安排好了,才想起小小没人管……
那还不好办?我管,我有那么大的花园,正好让小小撒开了跑跑,我也借机培养培养感情……
Sovea的慷慨和爱心解开了我们一家人的烦恼,当晚,她就抱起小小,甜蜜蜜地开车走了。
第二天上午,我们正在开往优胜美地的山路上,Sovea打来了求助般的电话:……哎呀,不得了……
怎么了,Sovea?妻问她。
……你们的小小太多情了,多情得我一夜睡不了觉。
……它做什么多情的事了,啊?妻逗她。
……你还笑!它白天还好。一关灯,就又抓又叫又撞门,还不是想你们那个家,想你们这些亲人!
……你不是要培养感情吗?等我们度假回去,它就会乖乖地爱你了。妻笑,我们也笑。
电话那边,Sovea也笑了:谁让我自作多情,只好自作自受了……野游愉快,别让黑熊叼走了……
在优胜美地,虽然几次冷夜难睡,几次遭遇黑熊,可白天,那灿烂阳光的抚弄,那千仞大山的攀爬,那飞瀑流泉的洗濯……真的精神有了舒缓,意绪有了飞腾,攀着那高可擎天的大山,就不由地想到庐山的古松、九华山顶的悬棺;洗着高扬的飞瀑,就不由地想到九寨沟的瀑布和净水,晒着灿烂的骄阳,又不由想到儿时在故乡田野里拔草时的种种童趣光影……这才想到,生命回归也是不易,因为我们毕竟有着一代代太多的现实和抹不掉的记忆……短暂的徜徉大自然中,至多也就是从紧绑的现实中松松绳索,你还是跨不出太长太久的历史和空间。

七天度假回家不多时,Sovea抱着小小走上楼来,她一脸苍白,小小哀怜的眼睛也更其哀怜,它下了地,一下蹿到女儿怀里,又舔又叫,直到哼哼唧唧再不离开。妻抚抚Sovea的背,Sovea无奈地耸耸肩说:总算把你们盼回来了……
谢谢,Sovea……你瘦了,是不是因为小小?妻有些内疚。
后来还好,总算跟我有了些感情。可到了夜深人静,它还是哼哼唧唧……
接着几天,我们又回到了扎扎实实的现实世界。每天下了班女儿和yon(女婿)就开着车到处跑。终于一天晚饭时女儿兴奋地告诉我们,这几天她和yon是在跑着看房。比来比去终于选中两处,无论地段、格局、环境、价位,都比较适合我们。我和妻都愣住了,因为我们从未说过买房的事。女儿笑笑说,都是因为小小。公寓管理员已经提醒过几次,公寓里不可以养狗,要养,除非别让邻居看见,否则,人家要告,我们就得吃官司。可yon又那么喜欢它……
yon虽听不懂中文,从女儿的神态和语气似也听出了个大概,他兴奋地挥挥拳说:The house is Beautiful(这房子很漂亮)!
于是我们也跟着看房。美国买房,一般是买主与卖主不相见面,卖主只把房屋、花园打理得干干净净,由经纪人代理看房代理商谈价格。这两处都是两室一厅、一厨房、一卫生间、一大车库、一大花园。从房屋陈设、墙上照片和花园格局已印证了经纪人的介绍:一处是一位美国八旬老妇独居——房内虽一尘不染但已处处沧桑,花园深长直通远处篱笆,园内花木葱茏、枝枝蔓蔓已该修剪,那株庞大的白玉兰正开着满树繁花,可粗大的树干正可与它身旁那棵棕榈相媲,也是一样地树皮呲裂、干枯粗糙,大概与主人的年纪不相上下了。可这院子这房子确有一种别样的韵味,是怀旧?是古典?还是两相融合?走出这座房子,开车不远,我们的车又停在另一个门口:它的门前就铺出两块绿茵茵草坪,草坪临门处,一边是一棵高可擎天的年轻棕榈,一边是两株修剪圆润的幼松,幼松后面又衬出一丛烂漫的杜鹃。沿甬道进门,无论是房是厅及至每一幅窗幔每一扇百叶窗,从色彩到图形,都透出一股热带审美。出客厅、入车库、再进后面的花园,就更给人一种匠心独运的典雅与朝气:窗棂是蓝灰色,与之相接,紧贴窗下就是一处同样蓝灰色的庞大平台,而平台四周又镶嵌着白色雕花栏杆。走下平台,是一块约略方形的茵茵绿地,绿地四周是两棵李树,四株热带花树和大片各色玫瑰……临出门时我看了看客厅墙上照片:是一对拉丁裔中年夫妇。他们自然是这房子的主人,屋如其人,那雅致中的审美,那精致中的情韵,那热带花木的追寻与怀恋……虽未见人,已经胜似见人。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