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金丝绒


□ 海 飞

  1
  
  在唐丽的记忆中,那是一幢四层小楼,墙上爬满了英姿勃发的爬山虎。在这密密匝匝被绿意包围着的铅灰色小楼里,有长长的走廊。高大宽敞的屋子,铺着杉木地板。排枪一般的光线从洞孔里直射下来,斑驳迷离地落在油漆剥落的地板上。唐丽无数次地抱着自己的长腿,坐在排练厅的地板上蜷着身子想一个问题,那就是在巨大的苏式建筑面前,自己真小,像一张随时能被风吹起的棒冰纸。
  零星的爆竹声从遥远的浦阳江对岸传来,受潮的声音缥缈而无力。1982年冬天的某个漫长的午后,就被唐丽在排练厅的地板上坐掉了。她觉得屁股有些酸,站起身来在宽大的墙镜上看穿着舞蹈服的自己。身体的线条柔和玲珑,如果用一种动物形容,可能不是温婉的鹿,而是迅捷的小豹。丝丝缕缕的手风琴声响了起来,是《喀秋莎》。唐丽突然觉得在这个腊月的日子里,有哭的欲望。她呵着嘴对镜面吹热气,然后用手指头迅捷地划过玻璃,在那堆热气上写下了三个字:我爱你!
  在唐丽的记忆里,那个腊月的暨阳县文化馆小楼几乎就是一幢空楼。《喀秋莎》的音乐是一种牵引,唐丽开始顺着这种牵引飞奔,像光线一样蹿向三楼。她气喘吁吁地撞开了音乐室的门,老康正在拉手风琴,他没有看她,神情专注,仿佛是一位苏联雪地上赶着牛车的老人。她不停地喘息着,音乐声终于渐渐静了下来,好久以后,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老康说,你怎么了?
  唐丽把门合上了。他们已经一起度过了秋天,再度过冬天。以前老康办公室的门总是开着,一些男男女女的学生来跟他学乐器。现在唐丽一言不发,她把门合上后迅速冲向了高大的像幕布一样垂挂着的金丝绒窗帘,一把拉拢了。屋子里陷入了黑暗,唐丽把老康逼到了屋角。她的嘴慢慢凑过去时,看到了老康的嘴干燥,甚至有一条开裂的纹线,露出浅红的皮肉。
  她一下子噙住了老康的唇,老康变得慌乱起来。他胸前还孕妇一样挂着那只上海产的百乐牌手风琴。手风琴黑白分明像斑马一般的身体,被老康胡乱地解下,放在了地上。
  他们滚在了一起。滚到窗下的木地板上,衣服像飞不高的纸鸢飞起来又迅速地落在木地板上。在过程中,唐丽的手胡乱地撕扯着,她把整幅的金丝绒窗帘给拉了下来。阳光又涌了进来,金丝绒盖在他们的身上,这让唐丽差点笑出声来。她感到了温暖,她认为金丝绒真是一种不错的面料。她在金丝绒下面,用双腿像八爪鱼一般紧紧地绕住老康,然后张嘴在老康的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老康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时候他听到唐丽在他耳边轻声说,康金才,康金才,康金才。唐丽的声音由轻变重,老康惊惶地一把按住了唐丽的嘴。唐丽扭了一下老康的脸,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说,胆小鬼。
  在唐丽的记忆里,那是她比较疯狂的一次。她看到老康坐在地上穿衣服,肚皮上有明显的赘肉。唐丽想,毕竟是有些老了。但是唐丽仍然爱他,爱他手指间流出的音乐。唐丽看到老康又回复了原样,衣冠楚楚。而她赖在地上不愿起来,她顺势打了个滚,身体卷进金丝绒窗帘。她就躺在地上,从下往上看老康。老康的皮鞋一尘不染,肚皮微凸,脖子上有许多脖纹。他整了一下衣领说,明天是除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