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瑞丽雨林之夜寻虫记


□ 吴超

  十月的北京秋意浓重,正在我念念不舍地回味夏天时,恰好得到了一个追回它的机会。十月中旬,我和朋友二人来到地处亚热带的云南省西南部的瑞丽地区,开始了十余天的昆虫多样性考察之旅。

  抓过昆虫的朋友对白天网捕和夜晚灯诱这两种采集方式已经很熟悉了,而实际上,采集昆虫还有一个不可或缺的方法——夜采。夜采对于采集趋光性不强的夜行性昆虫十分方便。夜晚也是观察昆虫生活习性的好机会,走在雨林星空下的小路上,别有一番风趣。当然,这是需要一些勇气的。

  当太阳落山,天蒙蒙黑时,夜采就可以开始了。由于人类的视力在夜间受限,所以手电和头灯这样的照明工具是不可缺的,而且一定要带足电池,做到万无一失。另外,所选的夜采道路也一定是白天走过的,不熟悉的路况万不能冒失独行。一切准备妥当后,我们便跨步走进黑暗庇护下的雨林,在手电光的帮助下,去寻找那些夜晚活动的小精灵。

  枯死的树桩在夜晚是必查之处,尤其是生满腐生菌类的木桩,这里是伪瓢虫和大蕈(音:xun)甲等菌食性甲虫的聚餐场所。这些甲虫在白天躲在枯木的缝隙之中,难得一见;不过在晚上,它们却成为木桩上最活跃的生命。这些菌食性甲虫尽管并无很近的亲缘关系,却在体色的搭配上十分接近:很多情况下,它们黑色的身体上都有着对称的亮色斑纹,这是它们相互拟态的结果。这些甲虫通常都能在遇到危险时分泌出一种独特的液体,散发着让敌人难以接受的气味;而那些相近的外表色彩用于警告它们的潜在敌人:这些色彩代表的不是美食而是让人厌恶的口感。

  多菌的朽木上还常常可以找到一类外形奇特的蝽。和菌食性甲虫一样,这些蝽也是食菌的,不同的是,它们并不咀嚼这些蘑菇,而是用细长的针状口器刺入蘑菇的组织内,吸食汁液。这些蝽为了适应朽木缝隙间的生活而进化出十分扁平的体型,也因此获得了个十分形象的名字:扁蝽。

  我们常说:一花一世界,而一块朽木又何尝不是一个精彩世界呢?离开这些生机勃勃的枯死树木,在手电光的照射下,身边的土坡上不时闪起点点反光,有过夜采经验的朋友肯定知道,这是蜘蛛眼睛的反光。很多游猎性的蜘蛛在夜晚四处游荡,寻找猎物或配偶。在南方,温暖潮湿的环境使得这些蜘蛛的个头超乎想象,手掌大的巨蟹蛛比比皆是。需要说明的是,蜘蛛并不是昆虫,它们属于蛛形纲动物,尽管和昆虫同属节肢动物,但它们有更多的足和更原始的身体结构。这些凶猛的小杀手并不孤单,它们的近亲——蝎子和鞭蝎——也在夜晚外出觅食。

  不要以为蝎子都是沙漠中的居民,在雨林中它们反而更加常见。目前,中国有记录的50余种蝎子中,多数都生活在亚热带和热带的森林之中。鞭蝎与蝎子外形近似,但没有可怕的螫针,它们用强有力的螯肢制服并杀死猎物。遇到威胁时,鞭蝎会从腹部末端喷射出富含醋酸的液体,因而又被称为“醋蝎”。

  尽管这些小动物形态奇特、引人入目,但它们并不是我们夜采的目标,我们要找的是一棵流着汁液的活树,那是我们白天便看好的目标。南方常可见到树干或者树枝破损的树木,这些树木并没有死去,从它们的创口处常会渗出富含糖分的汁液,这些汁液是很多昆虫钟爱的美味。每当白天找到这样的树木后,我们就会记下它的位置,因为夜晚会有更多的昆虫前来聚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自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自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