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戏迷老章


□ 林红宾

●林红宾

  老章叫章之涵,从少聪悟强记,过目不忘,尤其爱好京戏,好多唱词能背诵得滚瓜烂熟。他长得不雅,年过三十就秃顶了,显得少年老成,加之前额大而亮,像个老寿星。人们都说他满脑子盛着国粹,把个好端端的头颅累成了不毛之地。他为人随和,大家不愿叫他的名字,而直呼他老章,他也不挑剔,答应得溜溜道道的。

  老章十岁那年,看戏就有了瘾,只要听见锣鼓铿锵丝竹悠扬,心里就痒痒了,不亲临现场观看,那可就难受死了。那年秋后,百花剧团前来演出,其中演了一场红生戏《千里走单骑》,戏演完了,观众顿作鸟兽散,演职员也忙着收场,老章却站在台子边无动于衷。饰关公的演员好奇地问他:“小家伙,散戏了怎么还不回家?”

  老章认真地说:“我在这里给你看护赤兔马呢。”

  “关公”一听乐了:“我的马怎么会在这里?”

  老章说:“我明明看见你将赤兔马拴在这棵树上,后来再没见你解开牵走。”

  “关公”不由得一怔,赶忙抱拳道歉:“小师傅,‘关某’让你受累了,请到后台品茶。”

  “来不及啦,俺妈还等我回去烧火做饭呢。”老章说罢蹦蹦跳跳地走了。

  后来,老章学业有成,参加了工作,有了薪水,看戏愈发着迷,只要外地稍有名气的剧团前来演出,他必定靠上去观看。有一次,港城京剧团过来演《三堂会审》,老章见刘秉义身穿红袍,按常规应穿蓝袍,就觉得别扭。俗话说宁穿破,不穿错。在这众目睽睽的戏台上乱穿戏装是不允许的。当下,老章来到后台,问:“谁是团长?”

  团长应声作答:“在下便是,找我何事?”

  老章开门见山地问:“刘秉义为何身穿红袍?”

  团长闻言暗吃一惊,深知来者不善,慌忙让座,遂解释道:“我团一个女主角大病初愈,为了庆贺,故穿红袍。”

  老章说:“常看戏的都知道,蓝袍刘秉义,红袍潘必正,这是约定俗成的,你们这么做,有失规矩。”

  团长引经据典地说:“当年慈禧太后做寿时,京城著名演员献演《三堂会审》,刘秉义就是身穿红袍的。”

  老章冷冷一笑:“你团里一个女演员怎能跟西太后相提并论,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团长自知遏上了行家。况且此举有些欠缺,便满脸赔笑,一个劲地敬烟献茶,并应允从此以后老章来看戏,一律免票。

  老章确实会看戏,也能“捡漏”。有一次,有个京剧团下来演连本戏《封神榜》,演到土行孙与邓婵玉洞房花烛夜的戏,夫妻俩互相说俏皮话。邓婵玉说:“你是属猪八戒的——倒打一耙。”

  老章听罢苦苦一笑,径直来到后台,朝演职员问:“谁是编剧?”

  有人站起:“你找我有事?”

  老章问:“《封神榜》这个连本戏出自何朝?”

  答日:“出自商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