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敦煌唐韵


□ 李元洛

黄金的岁月没有黄金。六十年代之初,年方弱冠的我从京城远谪西北,迎候我的是荒寒而饥饿的西宁,虽然敦煌地不在远,但却无缘一访。向老之年我从江南再一次远去大西北,终于在甘肃省河西走廊的西端,在紫塞黄沙天荒地老之间,在吹刮了一千六百年的风中,朝拜了我早已心向往之的敦煌。敦煌城东南之鸣沙山,鸣沙山东麓崖壁上南北绵延千余米的莫高窟。
前秦建元二年(三六六年),沙门乐僔在这里初建石窟寺,工匠们的斧凿叮当之声,从前秦接力传递一直响到清代。今日的考古学家前来,是为了复活那已经逝去的灿烂历史;千佛之寺是中国佛教的前沿和圣地,信男信女不远千里万里而来,是为了燃点一炷清香与心香;敦煌莫高窟、洛阳龙门石窟、大同云岗石窟,是我国古代石窟艺术的三大宝库,文学艺术家从江南塞北闻风奔来,是为了自己的灵感与神思也能效法飞天振羽而飞;而众多的游人访客呢,他们除了瞻拜佛像,则是游山玩水,听鸣沙山鸣沙,观月牙泉月牙。我去敦煌,固然也是观山临水,寻幽探胜,但更是为了实地倾听沉埋在千年风沙中的诗歌的遗响,凭吊先曾封存于石窟之内后来流落海外的唐人手抄的唐诗。
一九○○年,道士王圆箓在他所居住的石窟寺中,偶然发现了秘藏和藏秘的窟中之窟。这个现在编号为第十七窟的洞窟,当时是古文献的藏宝之地,其中就有唐人手抄的唐诗诗卷。可惜那些珍宝为斯坦因骗去的,现在收藏于大英博物馆,为伯希和掠走的,现在栖身于巴黎国民图书馆,为吉川小一郎等人劫走的,现在流落于扶桑三岛。敦煌唐抄本诗卷中,保存了不少后已失传而不见于《全唐诗》的作品,那是重见天日的名副其实的遗珠,也有不少篇章虽然流传至于今日,但抄本与今日流传之本字句常有不同,仅从比较研究的价值衡量,其珍贵也如同拱璧。不过,盗来宝失,宝失洞空,现在虽有影印资料及有关书籍可供研索,但百载千年之后我旧地新来,仍不免临风怀想,不胜低回。
青海是唐朝的边疆,许多时候还是吐谷浑与吐蕃鸣镝弯弓战旗飞舞之地。大约是干戈杀伐和环境恶劣之故吧,唐代极少诗人亲临其地作零距离接触,杜甫的“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也远非“深入生活”而纯系远距离的想像之辞。然而,敦煌抄本却存有今已失传的哥舒翰与高适之诗各一首。哥舒翰曾任泷右节度使,治所在唐之都州今之青海省乐都县。天宝八年即公元七四九年,哥舒翰率兵十万仰攻原为唐帝国之边防前哨的石堡城,石堡城又名铁仞城,在今日青海省湟源县西南,山高城险,吐蕃只有数百人固守,哥舒翰伤亡数万始告收复。唐玄宗为其庆功封赏,而独立特行的李白却曾在《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中,发表不同政见:“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西屠石堡取紫袍。”哥舒翰是出身少数民族突厥族的唐代名将,可能是富于武略而贫于文韬,传世的只有其《题凤凰山》诗的断句“彩凤双飞翼,宛然半岩间”,而且是收录在《全唐诗补篇》中,但敦煌抄本却有他的“全璧”《破阵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