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定嫁给谁


□ 文/刘庆邦


小文儿是个漂亮能干的姑娘,可在婚烟大事上却迟疑不决,以致错过了挺好的对象。本来错过便错过了,小文儿偏又吃上了后悔药……

故事的序幕

为避免过多的回叙,以前作者在交代故事情节时,往往是把起因部分打碎,打成一些会发光的精彩的碎片,装成不经意的样子,分散在故事的关键处或衔接点。这样,读者只有看完全篇,才能搞清故事的来龙去脉,才能得到一个完整的印象。当然,这是出于技术上的需要。
写这篇故事时,作者不想考虑什么技术了,一上来就以序幕的形式,把故事情节的来龙部分和盘端给读者。
有个长成的姑娘叫小文儿,人家给她介绍了一个对象是田老庄的,名字叫田庆友。二人见面了,交谈了,小文儿对田庆友的印象还算可以。小文儿问田庆友有什么意见。田庆友嘿嘿笑着,满脸通红,说他没什么意见。那么田庆友就问小文儿有什么意见。如果小文儿也说没什么意见,两个人的婚姻大事就算敲定了,可以建立起长期合作的关系。小文儿本来是想说她也没什么意见来着,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她后来说出的是,她还要回去想一想,还要征求一下父母的意见。
征求父母意见的说法是一个借口,小文儿主要是想自己想一想。世上好多事是无须想的,不想还好,往往是一想就想差了。好姑娘小文儿也是如此。田庆友是媒人给小文儿介绍的第一个对象,小文儿就想了,作为一个姑娘家,在相亲的问题上应该拿一点劲,按书面的说法,应当矜持一些,哪能第一次相亲就答应下来。和小文儿同村的一个姑娘,相亲相了八九个,最后才挑中一个。她相亲不一定非要达到这个数目,但相五六个总不算多吧。倘若相第一个就认可,是不是显得价值定位不够高?在别人看来,是否太着急一些?在小文儿犹豫之间,媒人向她讨准话儿。她没说出什么肯定性的准话儿,和田庆友的事儿就算吹了。
接着又有人给小文儿介绍对象。几年下来,小文儿相看的对象比预想的数目超额不少,超过了十位数。从方位上看,她把东西南北四面八方村庄上的小伙子至少见过了。从距离上看,她相看的对象,近的离她家只有二里,远的有六十多里。这些都不能说明什么,别人也无可非议。因为当地有个由来已久的说法:一家有女百家问。这个说法像是一则不成文的规定,规定了女孩子相亲次数的上限。与这个说法相配套的还有一句话,叫百里挑一。这些说法为女孩子们挑选对象提供了很大的余地,在舆论上也提供了保护。对照这些说法,小文儿相看对象的次数离上限的规定且远着呢。让小文儿不解的是,她所相看的对象,从各方面的条件看,一路呈下降趋势。用综合打分衡量,每个人的分数是递减的。好像从田庆友那儿开始定下了一个标高,后来者不但跳不过标高,有的连摸到标高都不能。甚为可笑的是,有人竟把一个大字不识的文盲介绍给她了。别看文盲不识字,相亲时口袋里却别着圆珠笔。小文儿让文盲写几个字给她看。文盲谦虚着,说他的字写得不好,问小文儿让他写什么字。小文儿说就写文盲两个字吧。文盲低头仰脸想了半天,说小文儿骂人不是这个骂法,脸子一恼就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