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过零丁洋


  1279年正月十三,元军的舰队又起航了。战船航行时不断发出“吱吱呀呀”的响声,在底部的囚室里听得特别清楚。阳光从屋顶那排钉得并不紧密的木板之间勉强渗入,支离破碎地投在他的身上。从被俘那天算起,已经是第二十三天了。他身在囚室,心里却没有一日不牵挂着逃亡广东的南宋幼帝。

  “陆秀夫,崖(ya)山一战定要拼个你死我亡。天佑我朝!”

  这位囚犯,就是南宋右丞相兼枢密使文天祥。

  元军舰队一进入崖山附近海域,船上塔楼便有士兵发现南宋舰队已经一字排开,严阵以待。两千多艘宋军船只以“连环船”的办法用大绳索一字型连接在海湾内,这是宋军主帅张世杰的命令。为了防止士兵逃跑,他下令烧毁陆地上的宫殿、房屋、据点;又安排皇帝的“龙舟”处在军队中间。南宋已经再也没有退路了。

  这样看来,宋军占有绝对性优势,几乎胜券在握。囚室中的文天祥,使劲踮起脚尖才能勉强扒着窗棂,向海面上张望。见此情形,心中希望重燃,不禁面露喜色。

  元军先将装满茅草和油脂的小船点燃,向宋军冲去。一团团火球借着顺风,像炮弹一样飞驰而去。宋军早已做好准备,用长条横木架在船头,险情一一化解。文天祥禁不住叫起了好。元朝铁骑从来所向披靡,踏平四方,号称战无不胜,但是却是出了名的不善水战。今天,大宋水军必要给他们些厉害,一举夺回失地。不远处的海面上战鼓声、喊杀声响成一片。熊熊火光冲天直上,透过硝烟弥漫,文天祥仿佛看到八年前的自己,指挥着如潮般的宋军,驰骋于赣南大地。

  噩梦开始于咸淳七年(1271年)。成吉思汗的孙子忽必烈称帝,国号为元,定都大都(今北京)。咸淳十年,

  从文天祥接到《哀痛诏》那天起,他的人生已经转向了另一个方向。他在江西各地征购粮草,求贤纳士。短短时间内,居然招募到五万余人,而所有的这些花费都是文天祥变卖了家产的所得。于是,这支由普通农民和文人组成的义军浩浩荡荡地开赴临安。

  南宋朝廷中大部分都是贪生怕死之辈,到处散播“抵抗亡国”的投降论,对刚刚入朝的文天祥处处牵制。抗元五年,宋军依然节节败退,当初追随文天祥的得力战将只剩下几个。在连失常州、平江之后,临安沦陷指日可待。南宋终于决定正式起用文天祥,任务却是要前往元营商讨投降事宜。

  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文天祥心中自有打算。在元军帐中,他怒斥元军主帅伯颜,结果被伯颜囚禁,身陷囹圄。失去了文天祥,南宋朝廷再也无法支撑下去,终于向元军投降。只有左丞相陆秀夫带着恭帝两个年幼的兄弟逃往南方。

  狱中的每日都有元军来劝文天祥投降,都被他严词元兵向南宋都城临安大举压近。当时南宋刚刚即位的恭帝赵宪只有四岁,根本无力抵抗。只有太皇太后谢氏向全天下发布《哀痛诏》,发动宋人起来保护南宋江山,抵御元兵。拒绝。伯颜敬佩他的为人,又不忍心杀他,于是决定将他押送大都,慢慢软化。谁知正是在去往大都的途中,文天祥与人里应外合,巧妙地逃过元兵的看守。一路上,只有12人的队伍四处躲避元兵搜捕,通过水路在海上漂泊,最终南下寻找逃亡的宋室残余。可是现在的南宋仅守着福建和广州两块地方,如同茫茫大海上的一叶孤舟,只要一阵强风吹过便将成为碎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探索历史》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探索历史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