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湖那木错


□ 刘培国

  2006年7月24日,我从林芝回拉萨途经工布江达县,拐入40公里外的崇山峻岭之间,看到了藏匿深山的巴松错。巴松错的柔与绿,真的把我看傻了,那可真是位端庄矜持又含情脉脉的高原神女。与我同行的三位北京游客却说:“看过那木错,后悔不该来看巴松错,与那木错比,巴松错简直就一水库!”我哼哼啊啊着,举起相机,远离他们而去。猪八戒吃人参果,本怨不得猪八戒,猪八戒是非吃不可的,他们三位也是逼着司机旺堆拐向巴松错的。“水库说”对我刺激的效果是,看来那木错是非去不可了。
  次日起床,出门第一件事,租车。桑塔纳,包一天车,得600元才去,那就走吧。司机四五十岁模样,甘肃人士,说那木错天冷,要回家加衣服,到家,出来的却不是本人,是另一中年人和儿子,儿子开车,爸爸没去过那木错,趁机会也去看看。
  这回是顺着青藏线北上,过羊八井、当雄,途经念青唐古拉山,转向藏北草原,到那木错需要行走170公里。我承认,小伙子车开得比我还猛。坐在后排的爸爸说,车子是我的。我问一早开车的那人是谁?他说那是我小舅子。我问小伙子开了凡年车,三年。稍嫩一点点。我刚系上安全带,接着又解开,轮胎声音不对,扎胎了!下了车,就不比拉萨了,喘气没那么舒服了,爷俩不用我帮忙,我就拿着相机乱拍,羊八井谷地的喷气太远,拉不过来;远处草原上的羊群太散,拍不成画面;只有几十米距离的膏藏铁路在高原的蓝天白云之下泛着两道耀眼的银光……我蹲在马路边上,眼睛不眨地盯着铁路的末端,希望那三个机车头牵引的青藏列车能善解人意地驶进我的镜头。那位爸爸说,甭急,顶多五六分钟完事。果然,火车便没有拍到。
  过单八井不远,只见公路左侧的山峰渐渐高峻、伟岸起来,山顶全是积雪,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车行不远,看见路上所有汽车都停了下来,路西侧也看见了庞大的经幡,海拔4620米的念青唐古拉山口到了!我跳下车,像一条放生的鱼儿一样钻入人群和经幡之间。在念青唐古拉山的脚下,御望这座伟大的神山。巍然屹立,白雪皑皑,云雾缭绕,神秘莫测,这便是头缠素白锦锻、身披银鳞铠甲、西藏最著名的山神,高高地矗立在雪山、草原和重重峡谷之上。念青唐古拉山神也称唐古拉耶秀,是藏北念青唐古拉山脉的统治神。山神的父亲是沃德巩甲,母亲名叫章翅玉鸟。居住地是充满了光明的翠绿的当雄。在西藏绘画中,常把念青唐古拉画成一身穿白的英俊男子,束带有五个绿松石的发髻……
  车到当雄,开始沿着山间小路向西走去,不久就开始爬山,司机爷俩开始感到头晕气短,但坚持并相互鼓励着,说过了那根拉山口就好了。我却兴致勃勃。恨不能一下子就上到山顶。路上没有标识,但我知道海拔在节节攀生,因为缺氧,汽车发动机已经力不从心。终于到达山口,这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山口,因为那木错美丽的容颜已出现在远处的山脚下。这又是一个令人生畏的山口,山顶的山势面貌都是鬼面獠牙,每块黑褐色岩石都似熊似罴、如虎如狼,给人以恶劣印象,怪不得人们都不愿意在此停留。我看到一块大石头上写着:“那根拉山口,海拔5190米”,就招呼司机把车停一下,我脚一落地,像一脚踩在棉垛上,晕眩和迷糊一下子攫住了我的大脑,我缩回车里,尽量静止,以尽快恢复意识。车子顺着山坡一路向那木错驶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