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木子美:风险陪聊



  “震惊!一下子失去奋斗目标了。”“这么多下岗职工怎么安置,有关部门想过吗?”“靠,一直以为天上人间是事业单位呢!”“请通知北京各大院校,女学生们可以复课了。”……如此群情沸扬,一石激起千层浪,到底发生什么事?在一个月黑风高之夜,全国娱乐事业排头兵“天上人间”被查封了呗。
  京城扫黄,一把火烧到天上人间,连同其他3家夜总会,查获有偿陪侍小姐557人。这样的数字不算惊人,流出的新闻图片也没有过往的扫黄活动那般香艳,陪侍小姐衣衫完整,排坐于沙发上,甚至说得上端庄亮丽。所以抓到的不是卖淫嫖娼的现场,也不存在“炮房”,仅仅是有偿陪侍,也就是说陪客人唱歌聊天而已,查遍法规条例,违反的是《娱乐场所管理条例》第十四条,提供或者从事以营利为目的的陪侍。
  于是乎,雷声大雨点小,除了停业整顿半年,遣散陪侍人员,也没听到更厉害的惩罚了。倒是平民百姓对天上人间的奢华消费有了了解:陪聊起步价1000元,包厢起步价3800元,一瓶皇家礼炮5000元……为想象达官贵人的挥霍生活和陪侍小姐的姿色提供更多的空间。比起东莞娱乐场所的ISO标准菜单,只是小巫见大巫。
  至于挖掘天上人间的背景后台,猜测扫黄乃打黑前兆云云的说法,我也没那么高的政治觉悟。只是在想既然允许娱乐场所存在,陪侍为何不能有偿?心理医生陪聊一小时也收几百块,出售他的专业知识;娱乐场所陪客人聊天唱歌,也是基于自身才艺美貌的工作。从缓解压力,赐乐于人的角度来说,同样是有职业道德啊。但问题只在于,社会不承认娱乐场所的“工作”,扣上涉黄招嫖的帽子,一切归咎于你“不正当”营利。
  其实民间娱乐场所,这么多年从没断过有偿陪侍,只是小费300还是1000元的区别。对取缔有偿陪侍,我也持保留意见。为什么呢?记得多年前朋友让我安排招侍某个出版界老板在广州娱乐,我也帮他订了城中豪华的KTV房,但老板一行到了之后,喝酒唱歌跳舞全然寡兴,末了问我能不能叫几个女朋友过来一起玩。我当时就想,这样的友情陪侍令人尴尬,如果娱乐场所提供专业陪侍人员,消费起来不更方便?
  我无意纯洁化娱乐场所的陪侍者,只是若非卖淫嫖娼,劳有所得为何不合法?端菜洗碗是服务,唱歌陪聊也是服务,你要觉得她们工资水平过高,可以制定薪资标准,可以监督纳税。一刀切的扫黄执法,无非是杀鸡给猴看。每当有风声起,曝光的是女性工作者,跟风者更是在网上乱传不辨真假的花魁头牌,侵犯他人名誉和肖像。这样的扫黄活动,除了象征性践踏一下女人,实在看不出治了什么本。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