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红袖添香


□ 永 宁


  我有一密友,终日梦想着,要过上倚红偎翠的封建腐朽生活。办公室里不忙的时候,往往就会听到他冲着高窗上的古柏阴影狂吟:“红袖添香夜读书!”然后,还要转过脸理直气壮地问我们:“就得是‘红袖添香’!这才美!如果是‘爷们儿添香夜读书’,那美吗?”我们女同事笑而不答,心里说,如果赶上这位“爷们儿”是莫里恩特斯,或者劳尔,那也没什么不美的。但是,为什么只能是一个性别读书而让另一个性别添香呢?是仅仅中国的男性这么想,还是全世界男性统统都抱这个逻辑?
  不管怎么说,“红袖添香”,终归成了中国古典文化中很隽永的一个意象,并且无可否认的是非常之美的一个意象。只是,今天的人,包括我的那位密友,大约并不了解“红袖”当年是怎么“添香”的。我们所熟悉的“焚香”方式,是点线香。那种装在纸筒里、像一把挂面似的细细香棒,插一枝在香炉中,点燃香头,就有香烟从香棒上袅袅升起。但是,“红袖添香”,可绝非拿一枝线香往香炉里插那么简单。明代佚名画家作品《千秋绝艳》中,体现了“莺莺烧夜香”的著名情节,画上的题咏说得非常明白:“梨花寂寂斗婵娟,月照西厢人未眠。自爱焚香销永夜,欲将心事诉苍天。”画面上,崔莺莺立在一座高香几前,几上放着焚香必备的“炉瓶三事”中的两件——插有香匙与香箸的香瓶,以及一只小香炉。只是,香炉中、崔莺莺的手中,都不见线香的影子。但见莺莺右手捧个小香盒,左手用拇指和食指拈着点什么,在向香炉中添放。
  实际上,如果观察古代绘画中表现的香炉,基本上看不到炉中插线香的情况。线香出现的历史相对晚近,在古代生活中,焚香使用的“香”,是经过“合香”方式制成的各式香丸、香球、香饼,或者散末。随便举例,如相传为宋人洪刍所著的《香谱》中,记载一方“球子香法”,是把八味原料“都捣、罗,以枣膏与熟蜜合和得中,入舀杵,令不粘杵即止,丸如梧桐子大”;此外,宋人陈敬所撰《香谱》(以下称为《陈氏香谱》)中,记载“韩魏公浓梅香方”,是“如欲遗人,圆如茨实,金箔为衣,十丸作贴”,茨实,也就是鸡头米,可见制成的香丸只有鸡头米那么大;书中还有“杏花香”方,是“丸如弹子大”;“开元帐中衙香”,是“丸如大豆”;“雪中春信”方,是“炼蜜和饼如棋子大,或脱花样”,成品是棋子大小的小香饼,讲究一点的话,还像做月饼那样,用花模“脱”成各式花饼。从各种香谱的记载可以看出,古代具体制香的方法虽然非常复杂,但大致是用蜜、枣膏、白芨水、蜡(做软香)等与各种配料和匀,做成各式的小丸、小球、小饼。只有知道了这一点,才能明白《红楼梦》中的一些相关细节,如第十九回,宝玉发现黛玉身有异香,道:“这香的气味奇怪,不是那些香饼子、香球子、香袋子的香。”此外,书中多情的章节之一“不了情暂撮土为香”,写宝玉偷空溜到郊外,想要私祭金钏,匆忙中买不到好香,幸亏有伶俐的茗烟提醒痴公子:“我见二爷时常小荷包里有散香,何不找一找?”宝玉这才想起来到荷包里去摸一摸,“竟有两星沉速”。以“星”为量词,正是因为当时的合香制品一般都非常之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