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乡漫记


□ 张 鹏

  张鹏生于一九七四年,山东泗水人,上海大学中文系博士研究生。曾从事过中学语文教育,后考研考博,从事现代文学的研究和教学。曾在《人民论坛》《名作欣赏》等学术期刊发表论文数十篇。业余从事散文随笔的写作。
  
  我曾经给我的学生讲过这样一句话:“一个距离故乡太近的人是没有资格思念故乡的!”在赴上海攻读博士学位之前,我在泗水小城读完了从小学到电大十四年的学业,并且教书五年,直到二十六岁才考上硕士研究生,到邻县曲阜师范大学读书。泗水距曲阜二十七公里,我却用了二十六年的时间才走到。硕士毕业后到泰安教书,泰安距曲阜六十八公里。也就是说,假如经过泗水、曲阜、泰安三地画一个圆圈,此圆的半径不会超过五十公里。这曾经是我比较自卑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泰安教书时,我班上的本科生有些来自福建、四川和陕西,我甚至觉得没有资格给他们上课,因为他们来自那么遥远的地方。可能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古语在脑子里扎根太深,也可能是因为十九岁高中毕业时最渴望远游读书却被残酷压抑,只好在故乡痛不欲生地读电大,也可能是远方对我太有诱惑力。总之,我是一个近乎病态的渴望远离故乡云游天下的浪漫主义者。火车鸣笛启动时,坐在上面的我最有激情和力量。记得在泗水最苦闷的日子里,我曾经趴在铁道上深情地抚摸冰冷坚硬的铁轨,两条寒光四射的铁轨向远方无限延伸,带走了一个文学青年最渴望远走高飞的心――我知道,全国的铁轨都是相互连接的,我的身体产生的生物电会通过铁轨辐射到遥远的地方,尽管极其微弱。
  寒假的回乡之旅,我是从上海一路站着回到泰安的。腰酸腿疼并没有让我难受多少,相反我很满足。看着满车上打工返乡的农民工,他们大多是建筑工地上的主力,满面的灰尘,满面的疲惫,他们是沉默的也是失语的。此时我会感到专门拿出若干年的时间学习文学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许多农民工都是我的同龄人,有的比我还小。他们离开田园和妻子,奔波挣扎在都市的建筑工地上,仅仅是为了挣钱养家,为了儿女的学费。
  一夜的长途旅行,天刚破晓时我在泰安下火车回家。午饭时去学院聚餐,乃是学院领导专门招待已获博士学位和在读博士生的。一想到博士毕业后还要回来教书,我的身心就会强烈地痉挛。葛红兵先生的一句话不时地在我脑海中闪现:户口和档案是我的敌人!是的,在宿舍里我与舍友经常发出这样的天问――一个人优秀到什么程度才能留在上海呢?遍地开花的硕士博士们都拿着求职简历妄图进入高校,已经进入高校的我妄图进入北京上海的高校。上帝在中国布置了超级豪华、极端富有的京沪两个大都市,令人艳羡又令人绝望。在上海大学的泮池边散步时,我极其庆幸又极其颓唐,毕竟自己已经来到上海,但是一想到有一天会离开上海,而且这儿的人们还是在这儿散步,作为匆匆过客的我仅仅是在有限的几年中来走一趟,我的心里就会无法平静。如今,半年已去,又回到泰山脚下的小学院里,百感交集,浮思联翩。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