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怀念一位老师


□ 安 黎

田保曾老师是我在渭南师专(现更名为渭南师院)读书时的班辅导员。一入校门,第一个向我们微笑的老师就是他。他不是我想象中的大学老师的模样,简朴的衣着,土气的装扮,很有一点穿着制服的农民的味道。他个高身瘦,脸色青黑,厚厚的嘴唇呈现着酱紫色。他给我的印象平凡而又普通,谈不上好,更谈不上坏。二十多年过去了,作为辅导员的田老师只有两件事还存留在我的记忆里:一是他某日晚自习时来到教室,当时教室里的某一个日光灯忽明忽暗,出了问题,田老师说:是不是灯管里的灯丝断了!他的这句话引起一阵哄笑,以至于让学生们在私下里把它当作笑料谈论了许久;咱们的老师真是老土,日光灯里哪有灯丝呀?二是田老师给我们讲授“现代汉语”,他那“圆唇不圆唇”的发音和情态,令人忍俊不禁。他嘴唇本身就肥厚,往前鼓着,一说到“圆唇不圆唇”,嘴唇凸得尤其厉害,紫黑色的嘴唇高高隆起,留下一个又圆又深的黑洞。学生们背过他,模仿着他的神态与声音相互逗乐。田老师在学术的造诣上不能说有多高,但他是一个好人,得到学生们的一致公认。他那木讷的表情,忠厚的人品,使大家对他学识上某些不足完全忽略不计。再说,他即使在学养上有某种欠缺,也不是他本人造成的,账应该记在那个时代的身上。
毕业后我被分配到耀县中学从事语文教学。做了老师,我方知老师的酸甜。大约是1986年吧,妹妹初中毕业。妹妹从小学到初中,学习成绩一直在班里遥遥领先,但在参加中考时,因过度紧张,成绩未尽如人意,她考上中专的梦想因此破灭。考上中专,是农村孩子跳出农门的一条捷径。于是我就想着让妹妹复读初三,来年再考。但国家规定复读生是不允许考中专的,要复读,就必须留姓改名,并远走他乡,以避开熟人的视线。我多方联系,最后给妹妹在铜川二中找到了复读的地方。铜川二中位于铜川市区,距耀县三十公里。我领着妹妹到铜川二中报到时,并不知道妹妹夜宿何处,只是想着去了再说。二中有宿舍,里面人又多,秩序又乱,妹妹把铺盖放下,也许刚到一个陌生环境的原因吧,我看到她的脸上愁苦万状。我领着妹妹在铜川街上转悠,一则让她对环境有所熟悉,二则也让她散散心。正在我们漫不经心地行走时,我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面孔:这不是田老师吗?田老师此时也已经看见了我,我们对视了一下,然后相互走近,手握在了一起。我问田老师怎么会在这里?田老师说他从渭南调到铜川已有两年了,现在铜川市委党校工作,调动的全部原因,仅仅是为了解决师母和孩子的农转非户口问题。田老师邀请我去他家,我欣然同意,于是我和妹妹就随他而去。
铜川市委党校位于一个叫小河沟的地方。那里没有河,沟却是那么的实在。沟特别深,两边黄土堆叠起来的山崖那么高耸,那么陡峭,只给这条沟留下狭窄的一点儿地盘。这条沟远看像一条狭长的裂缝,让人操心两旁的土山略一晃动,就会将它填埋。党校置身于沟的最深处,沿着一条小路走,大概要走六七华里,才走到党校。党校由几座平房组成,因地势的起伏而高高低低。田老师的家是一座三间红砖平房,家里的摆设也极其简易,一看就知道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师母是典型的农家妇女,尽管已成了城市市民,但衣着面貌却无多大改变。她很热情,沏茶递烟。我问她能习惯这里吗?她的脸上飘过浓郁的愁云,叹息着说很不习惯,渭南是平原,一出家门能瞭望得很远很远;这里却不同了,一出门看见的就是土崖,让人呼吸都困难。聊起妹妹的读书,田老师夫妇都让妹妹住在他们家,他们的孩子都不在身边,家里有住的地方,四周又清静,很适合于学习。我很同意妹妹住在这里,这里有家庭的温暖,又有田老师夫妇的照顾,这对初到一个陌生环境不大适应的妹妹,是有好处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