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土耳其合唱


□ 乔叶

  乔 叶

  1

  那年初舂,我向领导请公休假,说想去土耳其旅行。他问我为什么这么早就用公休,我笑:“谁不知道咱们《大河今报》的公休是早休早踏实,越往后排越悬乎。”他也笑,问为什么要去土耳其,我说因为我这个文学中年一直喜欢奥尔罕·帕慕克。他点点头:“咱们这个工作你知道的,工作自是工作,休息也是工作。假我批,但你不能白休,得写篇文章给咱们的‘大河天下’,随便什么都成,反正那个栏目是国际性角度,你这一出国,正好就是国际性角度。”

  我点头。也只能点头。

  去土耳其的由头其实是七彩挑起来的。她在出版社工作,因为责编的一本书被土耳其一家出版社购买了版权,出版后在当地影响不错,对方说欢迎她去访问。我估计也就是客气一下,和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我们对世界人民说“北京欢迎你”的性质没有什么太大不同,可有没有这句话,对七彩来说到底还是不一样。她本来就一直念叨着去土耳其玩一下,这次名正言顺地有了理由,她就来了个顺杆儿爬。又觉得自己一个人去玩没有意思,便发动几个经常玩的朋友组团一起去。除了七彩可以让社里给报销,我们都是自费。因为在报社工作的种种便利,虽然已经很不习惯自费,但作为帕慕克的粉丝,这次自费我是由衷地心甘情愿。天知道我是多么喜欢他的这种调调啊:“我出生的城市在她两千年的历史中从不曾如此贫穷、破败、孤立。她对我而言一直是个废墟之城,充满帝国斜阳的忧伤。我一生不是对抗这种忧伤,就是让她成为自己的忧伤。”(《伊斯坦布尔》第5页)

  一行五人,两女三男。两女自然是我和七彩。三男里一个在大学里教书,我们称之为赵老师;一个在电视台做编导,我们称之为孟导;一个开了一家餐厅,我们称之为老板。平常我们几个便经常在一起胡乱走,郑州近郊的野山野河都走了个遍。因不在一个单位,散来散去,便相处得愉快自在,颇为相投。

  小团一向配备简单,旅行社不仅没有地陪,连个送行的人都没有,只说到了伊斯坦布尔会有导游接机,他就是彭亮,将陪伴我们在土耳其的八天行程。行程单的“特别说明”中如是说:“土耳其法律有规定,有正规带团资格的执照导游必须都要是土耳其当地人,法律规定华人不允许在土耳其带团。所以导游的中文都不会是客人想象得特别流利。”

  “正好,我正不想要华人导游呢。”老板说,“哪次出国宰我们的不是同胞!”

  晚上十二点上机,经历了十个小时飞行,第二天十点我们到达了伊斯坦布尔。土耳其和中国有六个小时的时差,也就是说,按照土耳其时间,我们到达伊斯坦布尔的时候就是凌晨四点。进了土耳其海关,取了行李,到了出口,我们便看见一个深眼窝高鼻梁的老外朝我们微笑招手——不,此刻我们是老外了。我们顿时意识到,他就是彭亮。他举着一块迎接我们的牌子,朝我们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和我们一一握手,笑道:“欢迎欢迎,辛苦辛苦!”赵老师应答:“你也很辛苦吧,这么早过来接我们。”他点点头:“我十一点睡的觉,两点钟铃铛响,就爬过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