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十年后再相会(上)


□ Journalist


二十年后再相会(上)图片1
[编者按] 20世纪80年代初有一部电影,名字叫《20年后再相会》。电影中的主人公是一群投身于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年轻人,他们努力工作,并设想到20年后能看到一个伟大的新中国。“再过20年,我们来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天也新,地也新,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20年过去了,昔日的歌声已经成为记忆中优美的旋律,我们突然发现,当时看电影的人其实就是歌声中的这些年轻人。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在的清华大学美术学院)1984级书籍装帧艺术系的校友们就是这些年轻人中的一员。20年后,这些曾经在同一个专业学习的人对自己人生道路的选择是多样化的,他们对当代中国的艺术和设计领域的贡献也是各不相同的。
本刊记者找到了20年前曾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84书装班”就学的几位校友和他们的班主任刘巨德老师。希望能通过与他们之间的交流,来回顾中国艺术设计发展的这段历史,对中国20年设计教育的某些方面做一下总结,同时为未来的中国设计发展提供参照。本刊将在4、5 两期连载访谈全文。

访谈嘉宾:
刘巨德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84级书籍装帧艺术系班主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
吴 勇 1984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装帧艺术系,1988年毕业分配到中国青年出版社。1998年成立中国青年出版社吴勇设计工作室。
赵 健 1988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装帧艺术系,并留校任教。现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装潢艺术设计系副教授,北京市第八届青年联合会委员。
张 念 1988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书籍装帧艺术系,1988至1990年任教于汕头大学工艺美术学院,1990年至今自由职业。艺术形式不拘一格,涉及架上、行为、观念、装置、摄影(胶片和DV)和设计等。
记 者:滕晓铂 周 志

记 者:赵健、吴勇二位校友,在20世纪80年代初,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学习工具都与现在不同。从1984年到2004年,可以说是中国艺术设计发展变化最为迅速的时期,这也你们的风格逐渐走向成熟的20年,你们是如何让自己适应这种迅速的改变的?
赵 健:我赞成你用“不同”这个词,因为“不同”并不意味着简单的孰好孰坏,每个时代都会给当时的人们留下特别的东西。20年前是我们这代人生活和事业的起点,我和我的同学们都是幸运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是我们梦想和希望的起点,这里的名师和名家对学生有很深的影响。他们非常有学识,也有亲身实践的经验,有去国外留学的经历,他们的教育是传统与西方的结合,他们创立了在当时来说是全新的艺术教育理论。这种氛围的影响,比某一个老师在课堂上的影响还重要。我想,现在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引进人才的策略也是在塑造一种氛围,有了名师才可称为“名校”。与现在相比,那时的学习环境比较单纯,但各种艺术思潮表现得比较活跃;另一方面,大多数人都是为“艺术”而来,不太知道“设计”是什么,在社会上更是如此。
与我们上学时的状态相比,现在的大学生受到的影响很多,生活环境是一种表面无压力的状态,他们有很实在的物质上的满足感,追求也转换得更加实际。这并不是坏事,他们避免了我们当时受到的一些不必要的周折,但我们因此而获得的独立性强、有责任感的品质却是很宝贵的。现在他们也强调个性,这种个性有一定商业社会的特点,这种情况之所以出现,正是因为20年前人们思考的结果已经形成,达到了相对稳定,眼前的饱满不同于80年代的单纯,那时候人们的梦想有很多。
当时多数老师上课首先会用大量的时间谈理想,来激发同学们的热情,而如果现在上课这样做,却会让学生觉得你没有“东西”,现在的学生要求学习的每一个环节都是实实在在的,都要“有所指”。因为社会发展了,以前的想象变为现实,要适应这种状况,就需要发展实验性、互动的、开放式的教学,这也是对以前“理想式”教学的发展。无论什么时候,设计教育的关键都在于引导,在于激发学习兴趣。
吴 勇:在20世纪80年代,我们对设计的认识尚处于“装饰”、“装潢”的模糊阶段,这是与经济的发展有关的。在改革开放初期,经济尚在起步阶段,资讯和资源的贫困使我们对国外的设计发展到什么阶段几乎一无所知。就算有所了解,也顶多局限于某个层面、某个片断。不像资讯发达的现在,学生也许在某方面的信息比老师的还多。那时的学习工具就更是“硬功夫”的家伙什,如裱上绘图纸的木画板、圆规、鸭嘴笔、DIY(自己制作的,英语do it yourself的缩写)脱了胶的广告颜料……,特别是喷笔,也许一件作业喷得好坏就决定了它的品质。不像现在,一切都是在电脑的“关照”下,变得是如此的无障碍。这种半工匠的学习方式也限制和压抑了设计课程原本所应有的创造性学习,而让我们把大量的时间用在“制作”上。相比之下,挥洒自如的绘画或其他形式的艺术则更显得地位崇高,让人愉悦。包括我在内,许多同学都或多或少地在寝室里“画画”,作着“当画家”的美梦,设计只当是完成课程的一种外在需要。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4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