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微微跳动的火苗


□ 刘存德

  傍晚,我悠闲地在街道边散步。当走到一处街道的拐角处时,猛地看见僻静的街角旁有一簇微微跳动的火苗。两位中年女性围蹲在火堆旁,面色凝重地烧化纸钱。哦,原来临近旧历的十月初一了。
  旧历的十月初一,是人们传说中的“鬼节”。据说,这一天,已去世先人们的灵魂要回家过“节”。子孙后代们要点燃香烛、烧化纸钱、摆上供品祭奠先人。据说,稍有不敬或供奉不周,先人们的魂灵就会怪罪的,甚至搅得全家不得安宁。因此,人们往往在这一天或提前两三天到先人的坟前祭奠叩拜:一是寄托哀思;二是乞求祖先的魂灵保佑自己的子女安康,全家幸福。幼年时,我就曾多次跟随父母上坟祭过祖。那场面极其庄重、严肃,令我至今难忘。后来,我渐渐长大,有了新的信仰,形成了新的观念,成为一个无神论者,也就不再搞上坟祭祖一类“形式主义”的活动了。我一向信奉厚养薄葬,老人在世时,好好孝敬,尽到应尽的责任和义务;去世之后,一切的祭奠活动都是做给别人看的,起不了任何作用。然而,习俗的力量是难以阻挡得住的。后来的若干年中,祭祀的习俗虽不像以前那么隆重铺张了,但还是延续了下来。世上的人们总是想着办法来寄托对故去亲人的哀思,缅怀他们对自己养育之恩。
  纵观中华历史传统,我国政府不是至今还组织对我们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炎帝进行公祭活动吗?我们的党团组织不是还在清明节组织青少年祭扫先烈陵墓吗?活着的人,怀念故世的先人,是理所当然的,是情之所致!其间,有亲情、友情,有怀念、有感恩……
  想到此,我渐渐被两位妇女的行为感动了,我深深地理解她们。我静静地站在街旁,默默地观望着她们。年轻一点的女子用木棍缓缓地拔弄着燃烧着的“纸钱”,口中喃喃地念叨着什么。年长一点的妇女紧闭双唇,庄重地蹲在火堆旁,目不转睛地盯着跳动的火苗。从她们悲凄凝重的表情,我猜想她们可能是亲姊妹俩,共同祭奠她们最亲爱的父亲或母亲。或许她们的亲人刚去世不久,送回到很远的原籍安葬?而原籍离这个城市又太过遥远,去一次太不方便?或许又因子女小、家务缠身而不能亲赴墓地祭奠?她们心中一定怀着诸多的遗憾!
  纸钱烧化完了,火苗灭了,烟雾散了……姐妹俩依然静静地看着渐渐暗淡下来的火灰,她们谁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等待着。此时此刻,也许在她们的眼前浮现着亲人在世时的音容笑貌,耳边萦绕着亲人慈祥温热的话语?
  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风中的路灯光波闪烁,马路上的小车、大车,驶过一辆,又驶过一辆。我没有听见她们有谁提议,而是不约而同的缓缓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酸麻的筋骨,相约推起了放在路边自行车。她们谁都没有骑上车,只是缓慢地推着,一边走一边悄声地说着话。看她们亲昵的样子,我想,她们大概是好久没见面了。她们都已人到中年,负担可能很重,平时忙工作,忙家务,忙孩子,难得有一次单独相聚说话的机会。她们边走边聊,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亲人的去世为她们的家庭带来不幸和缺憾,也许在她们心中有许多难以抚慰的痛楚……望着她们渐渐远去的身影,我默默地为她们祝福,祝福她们平安、幸福,同时也为世上所有的好人祝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