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社会工作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扩大的家族


□ 赵利生 谢冰雪 江 波

  沙尼是甘南藏区一种独特的民间组织,它类似于汉族的家族,但在结构与功能上又有明显扩大。沙尼可区分为亲房沙尼和田地沙尼,亲沙尼、一般沙尼与外沙尼,也有伴随民间互助需求而出现的“新沙尼”。反映在实际运行中,不同沙尼又体现出不同的特征和结构,一些沙尼有自己的山神,有共同的祭祀活动,在民间红白事、盖房等人生重大事件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对分家、纠纷调解等也有重要影响。沙尼有悠久的历史,不同时期表现出不同特征。新时期发展趋势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分家导致沙尼的结构扩大;外出打工造成传统职能弱化,总体影响力下降;血缘向社区互助组织转化的特色更加明显。沙尼对农村社区和谐与稳定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沙尼 家族 扩大的家族
  
  家族是乡土社会联结的重要纽带,并与广泛的社会文化领域发生着密切而持续的互动,是中国人类学发展过程中一直备受关注的问题。但综观已有研究,汉族家族研究是重点,而少数民族家族研究则相对薄弱。中国地域辽阔,生态环境多样,文化丰富,民族众多,家族不可能不打上地域特色与民族特征。陈德顺先生指出:“少数民族中的家族与汉族相比,在结构与功能上有一定的特殊性,是一种不完全的家族。”其表现是少数民族家族人口相对较少,部分民族留有母权制,大多没有家族祠堂和成文的族谱,没有汉族意义上的族田等。但无论是汉族的家族,还是少数民族家族,在强调“血缘关系形成是家族系统的内在构造”这一点上则是共同的。事实上,“家族是在不断的再造过程中存在的”,这一再造过程不仅反映在纵向的历史演变中——家族结构与功能的变迁,而且亦将在横向上显示出地域与民族差异。少数民族家族既有不同于汉族的“不完全”的一面,亦可能有其超越与扩大的一面。血缘在人们观念中一直是最自然最基础的,被描绘成一种无法否定的自然的关系,但人类学家在非洲研究中所发现的“新几内亚模式”则说明血缘在一定程度上亦是文化建构的。
  笔者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卓尼县调查中就发现,当地藏区存在着类似于汉族家族,但又具有自身特征的独特社区组织——沙尼(藏语拉丁转写为Sha Nye)。查阅地方文献,并未见到相关记载。自2007年5月始,笔者围绕沙尼现象对卓尼县的拉力沟自然村进行了多次较为深入的实地访问。之所以选择自然村而不是行政村作为调查单位,是因为村民活动的地域范围主要是在自然村这个相对集中的场域内,而沙尼组织的功能也主要体现在这一社区范围里。同时,这种以自然村落为基点的沙尼组织在该县其他村落同样存在,具有代表性。
  卓尼县位于甘南藏族自治州东南部,“历代曾分期隶属于雍、秦、陇诸地及陕西、甘肃辖领”。公元15世纪,该地开始由土司统辖,直到新中国成立,约500年。在土司制度下,拉力沟自然村属原朱扎七旗中的朱扎旗,现今属喀尔沁乡拉力沟行政村,距离县城二十余里。据2007年喀尔沁乡政府统计,该自然村人口512人,户数102户,藏族登记在册的占99%,两户汉族。该村以农、牧为主,在实施天然林保护工程前兼营林业。林业开发期间与汉族同胞长期接触使得该村大部分村民懂得汉语。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