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逢


□ 盛 琼

  一到四十,钟绵绵突然发现了一个词的意义,这个词呢,就是重逢。在此之前,这个词还是个无生命的东西,像路旁不起眼的石子,像家里熟视无睹的水龙头,也像她文件夹里那些冷冰冰的白纸黑字。可是,渐渐地,年岁大了,心里的沉淀多了,眼睛里的光柔和了,突然,有那么一天,她看到了从前没有看到过的东西。心里荡一下,再荡一下,竟有些无来由的酸,眼睛猛然有潮润的感觉——她发现了一个词。这个词啊,就是重逢。
  从前呢,重逢还不能叫重逢的。从前年轻嘛,因为年轻,见上什么人,那都叫相逢的。老朋友,见一面,随后分别,有什么?好像还有大把的日子在后面等着的。春风得意马蹄疾,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关系的,山不转水转,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呢?挥挥手,还要潇洒得“不带走一片云彩”。那时候,年轻啊,干脆啊,信心勃勃啊,总以为,什么好事情都在未来等着呢,奇迹,艳遇,邂逅,风云际会……见就见了。分就分了。不经意的聚散,那就叫相逢的。
  突然,有那么一天,一只脚踏上了中年的门槛,一抬头,猛然遇到了一个不期然的客人,内心一惊,那就是重逢了。
  钟绵绵第一次发现这个词儿,是从一个电话开始的。那一天,她正在单位给领导写讲话稿,写得身上的水分几乎全都干枯了。她在机关的秘书处工作,虽然前年就提了副处长,勉强也算戴上了一顶官帽,但很多文字活儿还得她亲自做的。谁让她是名牌大学中文系的毕业生呢,文字功夫到底比别人深厚一些,加上她一毕业就进了机关,又比后来进机关的那些高才生们,在政策的把握上成熟不少,因此,局里但凡有分量的稿子还得她亲自操刀的。在局里,她算是头号笔杆了。
  那一天,她正在电脑上绞尽脑汁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女声:“钟绵绵吗?”
  她愣了一下。一般人都叫她钟处长,朋友和亲近的人则叫她绵绵的。现在,直呼她名字的人,还真少。是谁呢?她皱了下眉头,用一贯冷静的声音,放出一个字:“是。”
  “哈哈……你知道我是谁吗?”电话那端传来安兀的笑声,刺耳又放肆。
  电影镜头般,快倒和快进。搜索引擎,潮水似闪现。都无法定格。到底是谁呢?
  “哈哈……”又是一阵自顾自的大笑。声音如鸟的翅膀,从记忆的长廊中飞速穿过,脑中蓦地一闪,内心一颤:不会是她吧?但这怎么可能?
  那人终于揭秘了:“我是崔云啊,你没想到吧?”
  什么?崔云?果真是崔云!
  就这样,那天晚上,她们在一家宾馆见面了。钟绵绵和崔云。四目相对的时候,二十年的光阴,就那样过去了。
  她们是从小玩儿到大的姐妹。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她们一直同校,而且同班,她们的家也离得近,上学放学几乎形影不离。俩人性格还是互补型的,钟绵绵文静腼腆,崔云外向大胆。一个像青衣,一个如花旦。那些不能对父母说的话,都说给了彼此。那些微风细雨般的小烦恼,小快乐,小心思,都抵着脑袋一同分享了。到底年幼,不知道友情也该有分寸,也该保持距离的,只知道一个劲儿地要跟对方亲,亲得巴不得同穿一条裤子才好。友情到了这份儿上,也有排他倾向了。俩人成了一对固定的搭档,跟别的同学就疏远不少。尤其是钟绵绵,内向性格,交友不多,因整天粘着崔云,跟其他同学都只蜻蜓点水了。倒是崔云的交友面要广一点,除了钟绵绵,还有一班子女生也喜欢围在她的身边,嬉嬉闹闹的,为此,钟绵绵还暗中吃过不少的闲醋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