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俞钟:天堂里的天使,地狱般的遭遇


□ 苏 星

俞钟:天堂里的天使,地狱般的遭遇
苏 星

  受访/俞钟 采访/本刊记者 苏星
  
  俞钟导演的电影《香巴拉信使》获本届金鸡奖最佳影片提名,他本人获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提名,同时,该片主演邱林获最佳男演员提名。
  
  六稿剧本,四个故事
俞钟:天堂里的天使,地狱般的遭遇图片1
  
  大众电影:你导演的根据邮递员王顺友事迹改编的电影《香巴拉信使》,采用朴实的纪实风格,情感却非常动人。《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美丽乡愁》是你以前的作品,我原以为你会接着前几部的风格样式往下拍呢。
  俞钟:差点就写成《我的香巴拉》了。这是一个命题作文,紫禁城影业公司找到我,他们当时有一个大纲,我看了觉得挺没劲的,就是好人好事。我说要拍呢就我自己来写。我先去下生活,去当地和王顺友本人聊,他工作的木里县在四川和云南交界的地方,很偏远,很多寨连电话都没有。电影里拍的是比较漂亮的地方,实际上主人公走的路上没这么漂亮,很枯燥。

  大众电影:他走的路你也去看了?
  俞钟:去看了。二十年,不管是英雄行为也好,还是被迫无奈也好,走出这样一条路,二十年来一如既往地做一件那么苦的事,本身是件有意思的事情。我下去一个月,上来以后写了第一稿,结果不满意。我特别会推翻自己,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写了六稿。
  大众电影:这六稿差别大吗?
  俞钟:其中有四稿是根本不同的故事。有一个故事很怪,是讲他和一个背包族的。还有一个是写他和一个小偷的故事。有个小偷一路上都以为邮包里面有钱,就一直跟着他,最后被他感动了,这个“净化小偷”的故事我觉得太像故事了。还有一个是他和一个小孩的故事,小孩把自己贴上邮票,死活要主人公带他出去,他要出去看火车。
  大众电影:有些听起来也蛮有意思的。
  俞钟:但我还是觉得太戏剧化了,编造的痕迹重,尤其是经过电影放大,可信度更要降低。可信度降低,感动程度就降低,就失去拍这个片子本身的意义了。其实,老老实实做一件事情的人没有必要赋予他那么多的戏剧色彩。
  没境界的人干出有境界的事

  大众电影:那对你来说,创作过程中最难的是什么?
  俞钟:难在它是一个行走的过程,二十年重复行走,大家对他的感动也是一种重复的感动。电影恰恰不能从头到尾走路,它需要细节、需要故事。这是一个比较难找的点。我一直问原型人物,这二十年来有什么好玩的事、有意思的遭遇?他根本就不知道,他是麻木的。你想啊,二十年了,什么奇遇在他看来都正常了!
  我一直在寻找支撑他二十年的东西,不管是精神还是物质,总有样东西。后来我发现,其实很简单。首先他是一个好人,其次他是一个要生活的人。他有自尊心也有虚荣心,他的工作在当地首先是一个国家工作,代表国家代表政府。在各个乡村,他是很受崇拜的一个人。乡里人不仅靠他传送东西,还靠他带来外界信息。在自信心得到满足的时候,他有他的责任感,二十年没出过一次差错。归根结底,我觉得他是一个好人,一个有各种私心杂念的好人。他是一个正常的人,也有烦的时候,但没有办法。
  大众电影:片中有句台词令人激赏。主人公被问:你可以不干这个啊。他回答:如果我不去,他们就会觉得政府不管他们了。
  俞钟:这个是王顺友的原话。因为当地电话没有、手机不通、路不通,他是当地与外面世界惟一的联系。虽然有村长、乡长,但他们也是生活在那儿,村民们早把他们当作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只有邮递员,是属于外面的世界。所以你看电影里,邮递员什么都带,种子、化肥、被褥、小猪崽……还有《大众电影》。当地真有人订,我说你们又看不到电影,他们说我们就看看画。
  大众电影:但这毕竟是一部英模题材的影片,担不担心把主人公的思想境界拍低了?
  俞钟:其实说到境界问题,他还真没什么境界。恰恰是一个没境界的人干出了有境界的事,才是有意思的。一个从小立志当雷锋的人当成雷锋了,一点都不好玩。恰恰是一个普通的人,最后当成了雷锋,才有意思,这说明这人从心底里面是一个好人、有责任感的人。他不违背自己的良心做事,这是人的最核心的问题。组织上让他去送录取通知书,不管用什么办法,他一定做到。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