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时间悄悄的嘴脸


□ 阿拉提·阿斯木

阿拉提·阿斯木,维吾尔族,19 58年11月11日生,双语作家、就职于新疆作家协会,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长篇小说多部。

  一 出逃

  艾莎麻利开始生活在自己隐秘世界里以后,常常冥想,为什么一个人的开始和最后,不是一条能看得见抓得住的直线呢?一切结束以后,艾莎麻利的心没有说话,在黑夜的帮助下,匆忙地见过妻子,开着车出逃了。麻利,是他的挚友艾海提老鼠给他起的外号,起因是一次卖完玉从上海回来,下榻亲切的西域饭店,艾海提老鼠在吧台开票办手续的那么一会儿时间里,艾莎麻利和秀丽的前台经理海丽古丽坐在一起,就开始一个鼻子呼吸了,眼睛和眼睛就朋友了,嘴唇也像戏子的眼睛一样笑眯眯了。艾海提老鼠说,哥们儿,你太麻利了。从此,麻利这个外号,就赤裸裸地跟随他了。

  此刻,艾莎麻利的手在方向盘上,但是心没有方向。他的车驶出黑暗的小路,飞驰在女人一样亲切舒展的高速公路上,也没有方向。他盲目地拐进一加油站的时候,黎明开始讨好东方,把处女脸庞一样干净亲切的曙光,洒在了宽敞的加油站,恩赐一切贼心好心们上天的光芒。他没有加油,把车停在小超市门前,头放在方向盘上,闭上眼睛,在黑暗的王国里,把刚才的残局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开始寻找出路。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手指已经拨通了弟弟的手机,嘴脸平静了许多,舌头和牙齿讨好他的心,对他弟弟开沙尔说,我把车停在飞机场上了,你来开走。对方说,你是谁?打错了吧?艾莎麻利静下来,昂起头,透过玻璃,看了一眼地平线那头骄傲的晨光,躲藏脑后的记忆显灵了,准确地帮他拨通了弟弟的手机号。他深沉地说,兄弟,我们就要永别了。一定要照顾好母亲,这世界上只有母亲是真的。我过几小时再给你打电话。弟弟开沙尔说,哥,出了什么事?哥,哥!

  艾莎麻利麻利地关了手机,在心的指引下,来到了飞机场。他的好车孤独地留在了停车场,贼亮的曙光射在白色的车顶上,像忽悠他灵魂的羊脂玉,在繁华的大地,等待另一个时间的怀抱。钥匙在方向盘下面的小孔里摇晃着,好像在为主人的选择摇头。没有生命的小金属,在灿烂的早晨,显得可爱亲切,像子夜跳裸舞的艳女,温暖人心。

  艾莎麻利每迈一步,都显得那样沉重,精神上的感觉是永恒的天山,压在了双肩上。女售票员笑了,小嘴唇像伊犁的红樱桃,张嘴说话的时候,像和田的小红杏,给男人可能可不能的暧昧感觉。艾莎麻利说,我要买飞机票。售票员又笑了,说,先生,您要飞往哪里的机票?艾莎麻利深看一眼笑着的美女,美女的眼睛变成了哈里的灵魂。他颤了一下,说,我要买飞机票。美女售票员说,先生,您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艾莎麻利又颤了一下,说,我要飞,这是银行卡!美女售票员给他倒了一杯茶水,说,先生,您需要吃点东西吗?艾莎麻利没有说话,他监狱一样的眼睛第一次有了一点光亮,他咳了一声,心静下来了,说,我要飞上海。美女售票员笑了,给他说好飞机起飞的时间,把机票递给了他。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