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毋需褊躁


□ 胡义成

  读罢吴小如等先生《一本不值得推荐的书》(见《读书》一九九七年第一期),感到多少有些震惊。当然,它指出拙书《明小品三百篇》的若干注释不妥,有些话的确有理,值得参考,我并不惊,且应鸣谢。我震惊于它的,是它对笔者及拙书毫无商讨余地的“骂杀”,无任何限定地说什么“不识字”,“无知”,缺乏“起码常识”,“连对一般古汉语词汇的涵义也不甚理解”,语法错误,“凭着感觉走”,等等,甚至公然宣判拙书是“坏书典型”,太过分了。
  (1)让我们先看列于首例的关于笔者“不识字”的证据:“本书第10至11页选有唐寅的《孟蜀宫妓图题辞》,这是从唐寅所绘图上的手迹选录的。唐寅写的是行书,把‘裹小巾’的‘裹’字写成了‘果’字在上、‘衣’字在下的变体,选评者不识,硬把它读作‘’字。按,‘茕’字在《说文》中作‘惊视’解,音‘茕’,其后引申义亦与‘茕’通,无‘披’的意思。选注者先误识其字,又捏造字义,注为‘披着精制的头巾’。这纯属望文生义,凭空臆造。”
  这一批评根本不能成立。第一,说我照唐的手迹选录并误读,纯属主观想象。事实上,我是从有关书中选录的。原书为“”,非我“不识字”而误读。何况,在较草的行书中,“”与“裹”字有时颇难分清,解其为“”似较符合唐氏风格,故我选用之书是对的。吴文不知此情,也不知此处二字含义颇近,可此可彼(见后述),硬要依此判我“不识字”,难以服人。第二,吴文对“茕”字的解释也不对。在《说文》中,“”是“”字之简写(又可参见《中华大字典》,中华书局一九七八年影印版第1572页);而后者意指“惊视”,也指“复反”(同上第1577页。显然,“环”字字义与后一义相关)。我据后一义引申其为“披”,不是捏造,也无大错。而吴文错误地仅把“”与“茕”等同,复不知在《说文》段注中,“茕”字也有后一义(同上第930页),显系“只识半个字”,功夫并不过硬(不过远不是“不识字”)。以此功夫,竟对别人口大气粗,何可服人?!
  (2)吴文实际一再以注出所有典故要求拙注,并把不注而简释者,例如,把“干城”释为“将领”,把“霜露”释为“短暂易逝的东西,这里指岁月”,一概说成我“或不知其为有出典,或妄从字面加以曲解”,是“凭着感觉走”,等等,也不对。因为,我国并无任何规范要求古诗文注本必须注出全部典故,注者有权根据读者对象和书的旨趣不注某些典故,其中包括研究哲学的人搞出的评注往往不同于整理古籍者,后者无权以自己的模式苛求前者。当然,在此前提下,哪些是典应注,哪些可不注,哪些似有典而非典,见仁见智,尚可讨论,但批评者既无权要求全注,也不能把简释无大错者一概否定,更不能自任是典非典问题最高裁判,把所有未注均无据地看成注者“无知”,甚至刻意嘲讽。例如,在拙书稿中,“干城”典故已注,后缩删。根据上下文,把捍卫公侯的勇士具体简释为“将领”,亦无大错。说笔者根本不知“干城”之典,纯系想当然;责简释“与本训不合”,是妄加“曲解”,也错。请问,哪里规定,古诗文注本必须处处注出“本训”?何人证明,一切引申均是曲解?又例如,吴文已引述“霜露既降,君子履之,必有凄怆之心,非其寒之谓也”。拙书释“霜露”为“岁月”,与吴文说“怆然霜露”有“感时伤故之义”,大体一致,但吴文又竟然硬说拙释是“凭着感觉走”,这不是“硬找茬”,又是什么呢?
  (3)“选评者既然缺乏读古书的起码常识,则标点和语法上的误用和误释,当然就更加屡见不鲜了”,例之一是拙书“第16至17页选有何景明的《郑子擢郎中序》,篇末云‘古之执权利者,桑弘羊败于害,刘晏败于专。不害不专,用之为径(原文如此,疑当作‘唯经’),使上不缺;行之唯通,使下不病——在子也夫,在子也夫!’‘用之唯经,使上不缺’与‘行之唯通,使下不病’乃对文,故中间应用分号(;)断开。而选评者却在‘为径(唯经)’和‘唯通’的后面各置一分号,把‘使下不病’一句单独甩在后面,成为一个孤零零的句子,显然是错的。”这一批评颇武断。其一,和许多古文断句之争一样,吴文与拙书之标点,理解的侧重点不同,但皆可讲通。不过,吴文所断分号前后似不相对相称,拙书也并未让“使下不病”成为一个孤零的句子,因为它把“使下不病”与“在于也夫”紧紧相连,并非完全讲不通,而且也使“上下”形成对文,符合其间应用分号断开之要求。定其必为错,理由不足。其二,刘世德先生《明代散文选注》的同一文有关断句,未用一个分号,我看也可讲通,当然其侧重又有自己特点(上海古籍出版社一九八○年版第69页和72页)。如果刘书此断可以自立,那么,吴文所谓必用分号以及“一个孤零零的句子”之类说法,显然也只能是一家之言,不能自视真理化身。其三,改“为径”为“唯经”,似无太大必要。“径”示路,转义为“常法”,比“唯经”似能更准确地达意,何必无据乱疑原文?更何况,按吴文标点,“经”与“通”也并不严格对应,改之无充足理由。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7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