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梅


□ 姚鄂梅

  那时候,他们住在三道湾的公寓里。他家住一楼,她家住二楼。他比她大五岁,她叫他俊哥哥,他叫她丹丹。

  俊哥哥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丹丹还在读幼儿园大班。这时丹丹已经有了一点点家庭作业,放学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背着小书包直奔一楼,自说自话,在俊哥哥书桌边挤出一小块,安放自己的作业本。有时,俊哥哥会探头打量一下丹丹的作业,笑她是在画字,而不是在写字,因为她的笔顺全是错的。丹丹也看俊哥哥的作业本,她挑不出毛病,就抬眼盯着他嘴角上方的痣:你这里为什么要长个黑黑的东西呢?然后就一脸扯平了的表情。

  星期天,妈妈加班去了,爸爸在家陪丹丹。爸爸把他的空烟盒团成一个球,说你在家呆着,我去买包烟。丹丹说我去俊哥哥家等你吧。爸爸想了想,递给她一个剥好的柚子,叫她跟俊哥哥一块儿吃。

  俊哥哥一个人在家写作业。丹丹把柚子放桌上,挤到他身边,看他的笔尖,一会儿在纸上刷刷刷,一会儿又害怕似的提起来,她索性挤到他大腿上坐着。俊哥哥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撂下笔说丹丹,我们玩个游戏吧。丹丹高兴得跳起来:好啊好啊。她最喜欢玩角色游戏了。俊哥哥说我们玩看医生,你装病人,去我床上躺着,我装医生,给你打针。丹丹乖乖上床躺好,俊哥哥叫她脱下裤子,她也照做了。俊哥哥先假装敲门,问这是不是有个病人,丹丹就哼哼叽叽喊肚子疼。俊哥哥说听话,不要叫了,我给你打一针,你马上就不疼了。丹丹说,俊哥哥,不对,医生怎么会脱裤子呢?

  我们就拿这个当作是针。俊哥哥掏出了他尿尿的东西,在她的小屁股上杵来杵去,她从没玩过这个游戏,一直咯咯咯地笑。

  别动别动,你一动,我的针就扎不准了。

  她还是笑个不停。两人正玩得高兴呢,突然听得一声怒喝:畜生!与此同时,一只手从天而降,将俊哥哥从她身上抓了去。

  她看见俊哥哥像只爬虫般被爸爸捏在手里。

  俊哥哥被送进了派出所,丹丹则被父母送进了医院,他们求医生给好好看看,看那个畜生到底伤到她没有。医生把丹丹摆在小床上,举起小电筒似的东西查看她的小屁屁,结果很快就有了:还好,那家伙应该还没那个本事。但父母怀疑这个医生“早就被那个畜生收买了”,于是又把丹丹送到另一家医院,另一家医院也得出了相同的结果,父母还不放心,他家能买通一家医院,就能买通这里所有医院,于是带上丹丹,坐上汽车,马不停蹄去了别的地方,别的医院。这中间,丹丹一会被他们呵斥、推搡,一会儿又被他们抱在怀里搂着,亲着。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丹丹回到家,隔着老远,小区里的孩子就朝她吐舌头,笑她“破了身”,另一些孩子则远远地站着看她,好像她得了某种传染病。虽说饿了一天,母亲也想不起来做饭,她要把手里写满了字的纸贴出去,父亲坚决不同意:还嫌丢人丢得不够?母亲说我一定要说出真相,难道你想看着丹丹从小就蒙冤?谁叫你当时脑子短路要报警的,身为父亲,连女儿都保护不了,只知报警报警,这下好了,自己的名誉也毁了。父亲说光怪我?你就没责任?她喜欢下去找那个畜生玩,还不是你允许的。母亲跳起来吼:你倒怪我!那天在家陪她的又不是我,你明知只有他一个人在家,还把她送到楼下去,你安的什么心?父亲开始砸东西:难道老子会成心害她?两个人越吵越凶,声音那么大,唾沫星子不停地落在她的头上、鼻尖上,她去扯父亲的袖子,父亲手一甩,不小心打在她的脸上。她忍住不哭,又去拉母亲的手,母亲指着她鼻子喊给我滚!从小就连累我受气。母亲大概忘了,她其实没地方可以滚,父母临时给她立了条新规:没有父母陪同,不准打开大门,不准走出家门一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