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月光下渡过一条河


□ 朱朝敏

  月光升高了,黝黑的天空支撑起大盘子的宫殿,远远看去,宫殿仿佛隔了万重高山千重水流的华美宴席,喧闹和沸腾被过滤掉,惟独剩下了静谧的流光溢彩,抚慰了色彩寡淡的眼睛,也填充了日常无聊寂宴的心灵,月光难得这样好,圆满,悄没声息地巡游黑夜天空,它以阴性之力中和了白天的闷热,又以柔美的艺术聊发难以沉寂的城市、原野、高山、河流……稍安勿躁后的带有浪漫气质的波谲云涌。
  月光竟然铺满了河流。河流载着一艘轮渡沟通南北对望的城市。如果正面朝北,看见的只是轮廊模糊的丘陵和群山。挪动下身了,向西再向西下,灯火辉煌的北岸城市就尽收眼底。等着渡河的男人、女人、老人甚至小孩都曾这样转动了身体遥望对岸的灯火。毕竟,夜晚下的渡船不像白天安排得那样稠密,车辆排起长长的队伍,人群聚集在岸边倾斜的青石板上。
  青石板一块块沿着路倾斜,倾斜到波光粼粼的水里。一溜溜的简易木板屋子站在青石板上,很小心地手牵手,距离河流100米处停止了脚步,脚步踏出烟尘——热气腾腾的茶叶鸡蛋在屋子前争相冒着热气,屋子飘出油炝牛肉和膳鱼的香味。凉爽啊,来吃个茶叶鸡蛋……吃了晚饭渡船吧,月亮是满月咧……扎着朝天辫的女孩手挎着竹篮,篮子里是个头饱满的黄澄澄的梨子,她笑靥如花,几乎是蹦跳着脚步,竹篮很快就空了。
  月光宫殿里的宴席已经开始。轮镀上广播可能有多年历史,播放的《紫竹调》步履艰难,沙哑的乐声断断续续,在轻柔的河风里飘渺,倒减少了嘈杂的味道。一切是热闹的。一切又是静谧的。有人尖着声音喊,满了,爆满了,船老板开船吧。
  开船,开船,这月光好着。兴许还能走下一渡船。有人跟着应和:是的,月光真好啊,至少还要走一渡船。汽车喇叭滴滴地一路按响。河流周身波光粼粼,犹如埋藏了厚实的金银财宝,强烈忍住欢喜,嘴巴紧闭、鼻子纹丝不动、四肢安静,但是看不见的某处还是无法抑制地爆出了笑意,逐渐传染了周身,又逐渐推拿开去,生怕人不晓锝。上了渡船的车灯雪亮,幻光被笑盈盈的河流吸引忍不住朝下俯瞰。三五个上船的人寻着宽敞的位置凝视河流。嘟——嘟嘟——轮渡起航了,嘟嘟声在藏匿金银的河流上小声回响,回声在月光下的细小水波上跳跃,一波三折地靠近音乐的旋律。车里的人纷纷开了车门,也寻着面向河流的位置站立凝望。
  钱包,我的钱包呢?个头矮小的男人前后左右翻着口袋,又举起了双手,他确定不见了钱包后,声音更加焦虑急促。男人的叫嚷吸引了众人,而面孔经不起月光下众多眼睛的打量,看看,他嘴巴紧紧绷着,眼睛朝外瞪大,使潮湿的面孔有了调皮小孩的恶作剧表情,而鼻尖上钱币般大小的通红暴露了过多酒精的浇灌,这使得望向他的眼睛都统一了意见——可怜的醉酒人!
  连站在男人面前收船钱的人也减弱了声音——没,哪里看见你掏钱包啊……也没有看见你拿什么公文包。辩解总是气弱,男人不依不饶了,一把抢过刚才从荷包里掏出的拾元钱,嚷道,就是刚才丢了包,你还想收我的船钱。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