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石浦港笔记(组诗)


□ 高鹏程

  海岛气象台
  它更像一个占卜师或预言家。
  
  它伸向夜空的瘦长的铁塔仿佛是盗火者的手臂
  泄露了天堂的秘密
  
  它比我们更早地感知了风暴和世事的寒凉
  当然,在阴霾的日子里
  是它首先看到了远处阳光细小的脚尖
  
  它的胸腔里别有一枚
  头发丝一样细长、敏感的针,测量着海水和人心的温差
  
  它破旧的口袋里收留了多少过期的乌云、闪电和冰雹
  它铁质、空洞的躯体里藏有怎样的一颗宽大、悲悯的心
  
  它的针是怎样戳着它痛苦的心
  
  在东门岛的顶端,
  在铁的反面
  如今,那里布满了时间和它自身的锈迹
  码头上的风
  海水暗黄
  像一张旧面孔,越来越多的皱纹
  
  像翻动着的一本旧书
  渔港马路是一个残句。最后几粒
  汉字一样的人影移动很快
  
  逆风的黄包车夫大口喘着气。如果风再大一些
  他就可以把客人拉上半天空
  
  有时候,风从更远更深的地方吹来
  它从字缝里吹来了黄昏。
  既而,又吹来黑夜
  
  黑夜又黑又沉
  紧紧压着海面
  
  那个白天背着身子点烟的人
  被风吹到哪里了?
  黑暗中,只有一根烟头钻出来,明明灭灭
  像纸上,一些发亮的汉字
  天气开始变得阴冷
  天气开始变得阴冷。
  船帮里
  一枚生锈多年的铁钉暗暗咬紧了牙齿
  
  为了御寒,码头下的渔运小船里
  守夜的老船工又灌下一口老酒
  
  滚烫的回忆中,三十年前
  那个湿漉漉船舱里和衣而睡的小伙计
  梦中有女人干爽的,暖烘烘的被窝
  
  现在,他独自一人裹紧夹袄
  但旧事里,暗黄的海水还是一个劲地渗进来,
  冷,锈到了骨头缝
  
  风刮了一夜
  桅杆上悬挂的风灯
  撞击着驾驶台外的窗栏,清晰,响亮
  半夜进洋
  船是半夜进洋的。
  靠近第一冷库的码头边,人声鼎沸
  
  舱板已经打开,一盏明亮的桅灯吊着
  白花花的带鱼异常刺眼
  
  起鱼的伙计,青皮脑壳挂着豆大的汗珠
  忧劳放纵于廉价的情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更多关于“石浦港笔记(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