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扎席


□ 阿拉旦·淖尔


扎席死的时候我没在跟前,那天我去遥远的秋牧场看护草场。回来时帐篷里有许多人,人们正用白布裹着扎席的身体。很快我就看见裹了一身白布的扎席山羊似的蹲在地上。
扎席是为了我的姑姑来到我们草原的,他曾经和我的姑姑,如今已经去世多年的拉拉在我们的夏牧场正式订过亲,我的阿瓦接受了扎席不薄的彩礼,而阿瓦也正准备用丰厚的彩礼为我的姑姑举办婚礼时她得了肺病,短短几天就死了,那时在古老的草原上得了肺病是无医可救的,阿瓦先是用刚脱肉的热羊皮包在姑姑胸口,再把热水装在羊肚子里捂在姑姑胸口,刚开始姑姑减轻了咳嗽,没过几日咳嗽比以前更厉害,不几天我的年轻的姑姑拉拉就去世了,那一年姑姑十六岁,那一年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姑姑死后扎席并没有改变他对姑姑承诺下的爱情,婚期那一天,年轻的扎席穿着新郎的婚袍走进我们的牧场,走进我家姑姑的帐篷,那一天全草原人都在哭,一个月以前哭我的姑姑,一个月后的今天哭年轻的扎席。阿瓦把扎席扶下马,像新郎那样迎进帐篷,阿瓦没有让他喝酒。阿瓦泪流满面。扎席的泪和酒一起从眼睛嘴里往下淌,阿瓦说孩子,你就住下吧,我给你娶一个姑娘,做你的媳妇。扎席住下了,一年二年,阿瓦给他说过多少姑娘他都不答应。
一年二年,多少个一年二年过去了,他谢绝了许多姑娘的盛情,坚决地住在我姑姑的那顶帐篷里,像我们家的儿子一样住了下来。
一年二年,又一年二年,青草黄了青,青了黄,一年又一年年轻的扎席不再年轻,年轻的扎席从年轻到老厮守着他和我姑姑的爱情,老了眼睛里还是年轻的光彩和永不改变的坚守。他和我姑姑的爱情他只向人说过一句,“那晚上月亮很亮,银子样铺满她身体,她的眼睛比天上的月亮还亮。”这就是他和我姑姑所有爱情里惟一向人说过的一句话。而他在每一个月亮升起的夜晚都要骑上马在空无一人的草原上浪游一个时辰,直到星星撒去。他不去关注别的姑娘,不关注其他女人,一生就这样在我们家从年轻到老。
我初省人事时对扎席很讨厌,不喜欢他古怪的脾气和山样的沉默,但是因为阿爸我又很害怕他,他成了一个讨厌女人的怪男人。也成我们家一个顶天立地的牧羊人。就在我成长起来成为一个真正牧羊人的时候目睹了扎席的古怪和老去。我还不失时机地对他进行过打击。
这年夏天我们和苏旦共同住在一个账篷里游牧夏季,就是这个夏季我在草原上飞快成长起来,想着自己能独当一面,能自作主张,经常代替了像爷爷一样的扎席的存在。而那时候我对世态和人情的了解都是很模糊的。
这个夏天扎席是来指导我和苏旦放牧的,这个夏天我和苏旦不同程度地受到扎席的指责。扎席在他五十岁的时候性格发生了变化,他开始一个人往山下县城去跑,去购物,购他需要的东西,烟叶子,老茯茶,还有火柴等小物品,而这些小物品在他一生坚守绝望的爱情后,变成他余生里与爱情同样珍贵的东西。他每次下山回来都将他那些宝贝包括我姑姑的一对手镯一起装进他的万宝箱里。箱子只不过是一个小匣匣而已,把他从山下带来的馒头吊在高高的房杆上,每天早晨我一睁开眼睛,装着馒头的白皮袋山羊似的在我头顶飞舞,他的皮袋的确是山羊皮缝的,连毛都不剪,因为冬天它可以温暖馒头不被冻住。扎席起床也是先睁开眼睛看着他的皮袋在不在,后才穿衣起床,早共烧好后他从房杆上取下皮口袋,拿出一个白面馒头来放在炕桌上,再从里面取出青稞面馒头递给我和苏旦,然后把皮袋挂起来,认真看看,才坐下喝茶。扎席坐在紧挨炉子的火炕上,苏旦和我坐在对面小板凳上紧挨着火炉。一个早晨,一壶奶茶在我们三人手里来回转动,扎席每次都催我们快喝茶,喝了茶去放牧。扎席说,一日之际在于晨,早晨的青草带有露水羊吃了肯上腰。“一日之际在于晨”,扎席的这句话后来成为我走向一个好放牧员的语录。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