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笔五章


□ 蒋 泥


●在一个大地方,接触的人不同,很容易被赏识、提携,贵人襄助一把,甚至能超过你个人一辈子的用功与努力。
●那些有天赋、怕埋没的人,开初很应该会说话,积极出卖自己,把自己往外推。
●我们注定要以受苦作为自己生活的常态。


我曾在一篇文章里说,“因果报应”有一定的科学性。习惯认为“迷信”的东西,有时候的确不可一概而论。一者生理基因遗传,二者耳濡目染,三者身教大于言教。积善之家子女濡染,受教不同,遗传不同,所以“忠厚传家久”。积恶之家则反。
历史上一些格言,诸如“老子终日浮水,儿子作了溺鬼,老子偷瓜盗果,儿子杀人放火”,“要知亲恩,看你儿郎;要求子顺,先孝爷娘”,“老来疾痛,都是壮时落的;事后冤孽,都是盛时作的”,“湿时捆就,断了腰儿不散;小时教成,殁了父兄不变”,“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恶之家,必有余殃”,“见色而起淫心,报在妻女;匿怨而用暗箭,祸延子孙”,“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自此而来。
这个规律不仅限在个人,还可以推广到一个国家与社会。
墨子见染丝者就曾感叹说,丝物自己不能选择所染的颜色,如果你让它置于黑色的染料中,那么它就会变黑,置于黄色的染料中它又要变黄。人也是这样,一出生环境就先他而在,环境是什么颜色,他将来多半会“染成”什么样,因此,治理国家的人不能不慎重,他们的选择、决议,往往决定了外部环境的“色”。
了解这类因缘关系的却不一定都得是智者,普通人从简单的生活经历里也可以总结出来。
春秋时期,鲁国一女子,过了出嫁的年龄而没有嫁出去,一次倚柱长叹,邻居夫人问她是否在为自己没有嫁出而悲伤,她答道:我是为鲁国的国君太老、太子太小而忧伤。
邻居说:这是国君的事,用不着你我操心。
女子摇头道:一次晋国的客人住在我家,他的马跑出去踩死了我家的葵,我一年都没能吃到葵。如果国家有难,百姓还有好日子过吗?
这是一种辩证互动的关系。


东汉的赵温不满于仅仅做一个京兆丞,弃官而去时丢下一句话:大丈夫宁为鸡口,毋为牛后;士君子岂甘雌伏,定要雄飞。后来他官拜司徒。
“宁为鸡口,毋为牛后”的说法,最早的记载是苏秦为说服韩惠王不要屈尊事秦而引用的一 句旧有的民谚,可见此说由来之久。《史记·正义》释曰:“鸡口虽小,犹进食,牛后虽大,乃出粪也。”看来,苏秦还是挺会幽默的。
然而,对这一说法我却一向不以为然,只是不知何以非难之。忽一天有了顿悟,才发现他们如此举例并不那么切当。
处于前、处于后、处于下、处于上的自由度虽然不一样,但决定一个人成败的因素不仅要看自由不自由。人生来就很不自由,难道鸡嘴就一定尊贵、牛后就一定卑微吗?那还得看你所附属的那个东西本身。
龙身的鳞片可以在太空遨游,所见所闻不同于地上的凡鸟,假如鳞片有所知觉的话,那么它做龙鳞呢,还是做小鸟?......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