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揭瓦


□ 了一容(东乡族)

◎ 了一容(东乡族)

春播前的闲暇,正是房屋揭瓦的时节,也可说是未雨绸缪。揭瓦,当然揭是揭,瓦是瓦,就是说不仅仅是要揭掉房上朽坏和破烂的旧瓦,而且还要重新铺上新瓦。我们这地方把揭掉破瓦换上新瓦的过程就叫揭瓦。

家里的这几间房屋,仔细地想起来,时间已经非常久远了。大约从记事开始就一直是这么个样子的,没有翻修,也没有揭瓦。也许中间揭过一两回瓦吧,但是历时久远有些不大能想得起来了。

去年夏秋之际,房子里开始一直漏雨,也许前年就已经漏了的,只是不甚严重而已。大哥被母亲喊上房顶星星点点地换过几回破瓦,但是屋子里漏雨的现象并没有绝迹。阴雨连绵的时节,屋子里依旧这里那里需要用盆盆罐罐接水。我们把大哥都叫瘦干猴,为什么?望文生义,大哥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大家就一想而知了。房子遭遇漏雨,大哥不得不再次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爬上房顶查看。查看过几回,却还是没有找到漏雨的确切的地方,也看不出来到底是哪一片瓦烂了。大哥回到屋子里做了标记,在心里默记下了那个漏雨的位置,重新爬上房顶,可是爬到房顶上就又疑疑惑惑的,依旧确定不下来与房间漏雨处相对应的位置。最终还是找不见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事实上就是这样的,有些瓦烂了,一般根本是看不出来的,就像隐藏在人身体深处的疾病一样,外表上根本是看不出伤口来的,但是,却百般折磨病人。毕竟家里的人都非常清楚,房上的这些瓦已经历经了许多的岁月沧桑。它跟人一样也是有寿命的,在经历了风吹雨淋,严寒日晒,仰观和洞悉天象之后,不知不觉自己也就朽坏了。大自然是一把美丽的双刃剑,有时刮大风,风就会使瓦和瓦之间相互碰撞,使之碰烂是难免的。当然,不全都是自然造成的,也有调皮的娃娃玩耍时不小心扔上去一颗石头或者坚硬的物件,把瓦片打烂了的。总之,房屋上的瓦,时间长了,就得揭瓦。揭瓦后的房屋,就像一个动完手术修复一新后了无痕迹的伤口。谁都知道,屋子里漏雨是非常麻烦的事情。家里人已经深受其苦,明显地感觉这房屋是到了必须揭瓦的时候了。

什么时候揭瓦呢?一家人都殷切地盼望着这一天的早早到来。

母亲在心里也是惦记着这件事情的,她一直都嚷嚷着说,要揭瓦、要揭瓦!母亲从去年那个异常多雨的秋天一直嚷到今年开春。家里大小的事情都是母亲发话并操持的。父亲一年四季在外漂泊,算不得家中劳力的。母亲才是这个家里真正掌柜的,她对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有个统一的规划,从田里春耕前的籽种拣选,到拉粪、撒粪、播种、打胡基(把田里大的土坷垃打碎),再到后来长出麦苗时节的放水,除草,一直到收割、上场、打碾,以及家里的每一顿饭吃什么,都得请示她,都得要她发话,可说是事无巨细了。这不,母亲昨天召集全家开了一个家务之事的会议,做出了决定:“明天正式揭瓦!”

终于要揭瓦了!昨天一天,全家人的脸上都洋溢着难以言述的兴奋和喜悦,都把那做好劳动准备的激动暗暗地抑制着、内敛着。一群人劳动是极有意思的,大家会你追我赶地抢着干,赛着干。劳动有时候就像吃饭,一群人吃,如果有吃饭吃得香的,旁边的就会受到感染,吃起来自然也能觉到直入舌头深处的香甜。想到这些,我感到浑身都微微发颤。夕阳西下,晚霞的颜色柔柔地映照着西山的天。母亲看了一眼西山,转过身来背对着晚霞染红的天空,非常满意地说:“明天是个好天,能美美做一天活计!”然后就回屋休息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