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飞翔的豆芽


□ 何玉茹


何玉茹女,现任职河北省作家协会创研室。著有长篇小说三部,中短篇小说上百篇。
婶婶坐在门槛上纳鞋底子。门槛约有一尺来高,婶婶的两条腿伸直在地上,腿压了腿脚压了脚,就像一只长在门槛上的胖大萝卜。本来可以进出两个人的房门,她这么一坐,一个人进出都难了。豆芽多少次想像,贴了婶婶肥胖的身体向外挤,窄窄的胸顶了门框,胸被门框硌得生疼,后背是一团热乎乎的肉体,肉体散发出刺鼻的酸臭味儿。豆芽恶心着,正欲逃脱,却忽然被婶婶拦腰抱住,更大的酸臭味儿向豆芽袭来……婶婶的抱时而是凶时而是亲,豆芽永远猜不准,但酸臭味儿是永远的,豆芽忍受住门外的诱惑,尽量不去挨近婶婶。
门槛外挂了副竹帘子,竹帘子外面是一所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婶婶喂养的鸡和鸭子,有叔叔种下的梨树桃树。梨树桃树长大了,不用叔叔管了,鸡和鸭婶婶得天天管,因此婶婶是忙碌的,除了照管鸡和鸭子,还要做饭给豆芽和叔叔吃,还要做鞋给豆芽和叔叔穿,豆芽和叔叔穿鞋就像吃鞋一样,十天露脚趾头,二十天露脚后跟,一个月鞋帮和鞋底就分家了。就是说,婶婶一个月至少要做两双鞋,两双鞋做不上,豆芽和叔叔就要光脚丫子走路了。其实也不能怪豆芽和叔叔,婶婶做的鞋总是比脚小一码,大脚穿在小鞋里,岂是肯老实的?婶婶做鞋没准头,说话可是一句是一句的,就像扔出去的砖头,句句砸得人心惊肉跳的。但多数的时候婶婶并不说话,一双眼皮耷拉着,像睡着了一样。偶尔抬起,眼睛呈三角形,白多黑少,是一副吓人的凶相。相比之下,叔叔比婶婶要可爱得多,叔叔一副瘦身板,小脑袋,小眼睛,除了婶婶,见谁都是副笑模样。叔叔还会吹口哨,《高山流水》、《二泉映月》,还有《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什么什么都会吹。这些曲名豆芽哪里知道,豆芽是从灵姑姑嘴里听来的,灵姑姑说,吹一首《高山流水》吧,叔叔就吹《高山流水》;灵姑姑说,吹一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吧,叔叔就吹《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在豆芽眼里,叔叔就像灵姑姑家的那条狗,听话极了。那条狗的名字叫盼盼,深黄的颜色,长有一双忧伤的眼睛,听灵姑姑的,也听叔叔的,叔叔专有一种召唤盼盼的口哨,那是一声高亢的带颤音的长鸣,盼盼只要听见,就会箭一般朝了哨音而去。
婶婶屁股下的门槛,宽窄就像她旁边的那只板凳腿,一大半屁股都坐不上。但婶婶偏不坐板凳,偏要坐门槛。豆芽知道,这是专为挡在门口,不准他出去和叔叔在一起。婶婶总是说,你爸妈把你交给我,我就要管到底,管吃管穿还要管做人,你叔不是人,他会把你带坏的。而叔叔也说婶婶的坏话,叔叔说的是:杨桂桂不是人,杨桂桂是只母老虎。叔叔的评价豆芽觉得很过瘾,婶婶的凶样子的确像只母老虎,婶婶还格外地小肚鸡肠,倘若哪一回她发现他没听她的,就立刻会写信给他在外地工作的父母,或者去学校报告他的老师,为此他已经多次受到父母和老师的惩罚了。父母给他的惩罚是不再寄糖果给他吃,老师的惩罚则是多留作业给他做,一篇课文,别人写五遍,他却要写十遍。叔叔对老师的评价是:一头蠢猪。这也让豆芽觉得过瘾,老师长了只大脑袋,脑袋上是一双直愣愣的耳朵,没有比“蠢猪”更适合老师的了。叔叔对人的评价就是这么聪明,叔叔聪明的时候,是豆芽最感到快乐的时候。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