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花蕾


□ 鲍尔吉·原野

  1
  
  信风从海洋吹来,如果有颜色——比如橙色——它会像绸带旋于深蓝海面。它驱赶海浪,海浪像羊群奔跳围栏,跳得最高的羊最后落地。湿淋淋的白羊群迫近陆地。诗人写道:“嘘——轻点,大海说\嘘,别这么凶猛\这是咱们的大地。”
  地球转动,使北半球的信风风向右偏。它们把海浪赶上岸,顺珊瑚礁钻进红树林。林中,它们绕树一周,绕枝一周。包好风的玻璃纸后,树的膝盖以下白雾漾然,好像趟水来的。这时,上岸的羊群偷偷溜回海里,脚印被细沙埋住。
  东北信风用潮湿的手抚摸老樟树,擦掉白垩色的鸟粪,拱之如神。人说福建人迷信。闽地,大自然雄浑神秀。人会被榕树啊、樟树迷住,信其有神。各地取名光昌,讨天的喜欢。长乐、宁德、福鼎、云霄、锦治、南雅、集关、政和、华安、魁斗、永春、鹤塘、仙游,怎么样?而福建福州之名,自然是天下第一好听的郡望。
  阿花蕾坐在鼓山顶平坦的白石上,看风想风。她大学毕业来这里观测气象,与天空对话,揣摩信风的路线图。闲时,阿花蕾读古诗,读胡克父子的喜玛拉雅杜鹃图谱和贝特曼《墨西哥和危地马拉的兰花》,这是植物学界的圣经。
  
  2
  
  大年初一上午,阿花蕾眺望老樟树,黝黑的树干被早晨的雨水打过,如铸铁围身。下午,三到五点之间,浅黄在庞杂的老绿中冒头。此时为申时,阳气大盛。浅黄是小片新叶子,大年初一申时问世。十二生肖中,申时归于猴,猴喜窜跳,难怪新叶子跑出来看人过年。夕照入林,阿花蕾走近樟树,俯耳于斑驳的树身听新叶生长的声音。她柔滑的长发遮住树皮一小片绿绿的团锦。人说书法家文征明在拙政园手栽一棵古藤还在开花,也是初一吗?
  古樟也过春节,新叶是它送鼓山的压岁钱。阿花蕾给老樟树摆土酒和南枣核桃糕,恭贺它这么老又长一岁。
  空气中掠过清香,像一排椴树蜜坛子从河心飘过。
  
  3
  
  夜来,鼓山像巧克力融化于稠黑的林丛,奇峻被夜消蚀。树的高技包裹着群峰轮廓,匍匐在寥落的星辰脚下。
  不算树,星座是阿花蕾第二批密友。星星和她天天见面,从未爽约。月明之夜,群星公休,只有几粒大星当令。她夜夜仰面现星,为星座起新名。
  北方天空,飞马座形同其名。星马凌空奔跑,追赶前方的双鱼座。双子座像晾洗的方床单。御夫座为什么不叫天琴座?大熊座和武仙座像两个深海机器人围堵自来水笔尖模样的牧夫座。巨蟹座好像奔驰的车标。南天星图更艺术一些。孔雀座应叫项链座,飞鱼座如钻石座,豹狼座好似一个俄国运动员撑杆跳越半人马座。
  “轩辕十四归五帝,北落师门有南鱼。”“轩辕十四”和“北落师门”是两颗星,五帝与南鱼是它们所在的星座。阿花蕾把这两句胡,诌的对联写咸篆书参加书法展。一位老先生驻足良久,说:“字尚可,诗佳。”老先生辗转找到阿花蕾,问出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