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在前面


□ 方晓风

  这个世界上最早见之于确切记载的建筑师是谁?据目前掌握的知识看,是古埃及人珊缪(Senmut)。他之所以能留下名字,得益于他的特殊身份。珊缪出身不高,但作为法老的重臣,还可能是女法老哈特什帕苏的情人,他督建了卡纳克神庙前两座巨大方尖碑的工程,设计了女法老的陵墓,同时他还是图特蒙斯三世幼年时的老师。在大英博物馆里至今还有他的雕像,考虑到他是距今3500多年前的人物,这是让人惊叹的。如果没有上述这些因素,就像之前有那么多惊人的建筑而没有建筑师的名字留下一样,他可能也会湮没在历史的尘埃之中,不为我们所知。所以许多人认定了依附于帝王或权势能让自己不朽。唐代大诗人杜甫在诗中评论大画家薛稷“惜乎功名迕,但见书画传”即持此论,但被宋人米芾骂为老儒,汲汲于功名。在米芾看来,帝王的功业远不如画家之作品传世。画家不仅手迹相传,摹印流布更广,受众无以数计,收藏家高价求宝,传之久远,这才是真正的不朽。
  
  米芾与杜甫显然持有两种截然对立的价值观,都有代表性,这种冲突也可谓源远流长。大约2400多年前,两位中国名人相遇,留下一段故事。墨翟知道公输般发明了云梯,并以此怂恿楚王攻打宋国,就赶去楚国的都城郢都劝说公输般。墨翟和公输般在楚王面前演练了攻防的策略,无论攻守都比公输般高明,楚王只得罢兵。据说事后两人还有一段对话,公输般觉得自己的饭碗被砸了,既然云梯无用武之地,就拿出了一个木鸟,开动机关能飞三日,自认为是巧技。不想这也被墨翟否定,墨翟说这种玩具还不如一般的农夫削三寸之木做的车轮,虽然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但能负重。进而发出这样的议论:“故所为功,利于人谓之巧,不利于人谓之拙。”显然墨翟眼里的巧不是技艺之巧,而是功用之巧。
  
  墨子是讲究“兼爱”的,他言论中的“人”,不言而喻的是“天下人”而不是个别人。墨家曾经也是显学,但独尊儒术之后,墨子的许多思想越来越多地被遮蔽了。今天,以人为本又成为一句响亮而通行的口号,不过以什么人为本还是许多高呼口号的人没有太搞清楚的问题。墨子同样是讲究实践的,也是在这个层面,让公输般无计可施。甚至公输般起了杀心都没用,墨子的准备很充分。这期的特别策划即以“民生设计”为题,意欲光大墨子的思想,倡导以民生为重的设计价值观,并希望我们的设计师也能如墨子一样,不仅有胸怀和思想,同时能有智慧将这一切落到实处,以利天下。
  
  本期许平先生的“《考克斯评估》:一个反思创意产业战略的国际信号”一文值得关注,现在我国创意产业遍地开花,热闹之余,冷静的思考还是必要的。本届上海双年展的主题是“快城快客”,本刊选登其中国际学生展版块的一些作品,“快”已是一个重要的民生现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装饰》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