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绘画作品中的悲剧


□ 钟 磊

内容摘要:本文结合笔者的绘画创作《缝伤口的女子》,力图以解构经典作品的方式对呈现于绘画作品中的悲剧主题在歧义的衍生上进行意义的再诠释。
关键词:悲剧 宿命 荒诞 形而上痛苦 解构 歧义

在以悲剧为主题的绘画作品中,神秘性和抒情性是两种不可忽视的因素,只有将这两种审美特性做微妙的调整和适度的融合,才是渲染画面中悲情气氛的关键。在我们通常的认知中,悲剧的概念是和“阴森可怖的事件”、“不祥的结局”的场景结合在一起的。“悲剧就是一场悲惨的演出”,具有阴森庄严、巍峨宏伟的特点,命运通过一些偶然巧合支配着一切,构成了悲剧的基础和本质。隐藏在悲剧之中的命运是一种观念,人们用直觉无法认知,我们可以把悲剧的神秘性看作命运观念的外化。一个事件、一个人物的命运、一群人的命运、整个社会的命运、都会因为一个纯粹偶然的插曲而发生不可逆转的发展。因此,如果我们在悲剧中抽掉宿命的突变,那么也就剥夺了其全部壮美的特点与全部意义,使其从一部伟大作品一变而为平凡的、不足道的东西,从而失掉令人神往的力量。这最后的“令人神往的力量”,就是悲剧中所表现出来的神秘性,“宿命的突变”道出了悲剧的真谛!
在悲剧中,神秘性一方面与命运相联系,另一方面又具有哲理的特性。一部杰出的悲剧,总是体现了一定的人生哲理,从个人的命运悲剧、性格悲剧扩展到整个民族和人类的社会悲剧,其神秘性融入了宏大的社会和历史背景之中。悲剧的意义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始终是启示观者悟出哲理的钥匙——人们能从中体悟到 :行为和行为的结果必然是因果相联的,即使偶然性有时会起作用,但社会悲剧的哲理性仍然体现在人性的自私、贪婪、残忍和体制的荒谬性之中。
悲剧也是一种诗的艺术,是“抒情诗的最高发展”。尼采把“酒神精神”和“日神精神”结合起来看悲剧的审美特性,其悲剧观源于个人生活的体验,他自称是第一个悲剧哲学家,从此引出他关于生命意义的思考历程。他说,酒神是表达狂热的艺术家,日神是表达梦境的艺术家,酒神如醉,日神如梦。“由于日神的梦幻感应,他自己的状态被显示在一幅象征梦境的图画中”。尼采的“日神与酒神的二元性”对于揭示悲剧的审美特性具有重要意义。在悲剧中,伟大人物或美好爱情的毁灭,往往能引起人们的同情和怜悯,在惨不忍睹的场面中给观众以诗意的抚慰。它使人们感到恐惧的审美特性,具有一种吸引观众的强烈魅力,让人在模糊、朦胧的情绪中感受悲剧所表现的关于宇宙、命运、人生的哲理奥秘,使人们在持续的惋惜和悲叹中产生出悲凉的审美意境。
悲剧中往往存在着一定的荒诞成分。荒诞的真实性在于它是不可能的可能,是事件本质的内核。荒诞是一面映照现实社会的魔镜,从中映射出悲剧胚胎的印记。所以说荒诞是半人半马的现实生活的原型,并非超现实的梦幻感应。从悲剧的起源到结束,我们看到的是历史在荒诞中重复。
例如,《缝伤口的女子》便是以一种解构、反讽的方式来呈现庄严的悲剧主题。这幅画的灵感来源于17世纪荷兰绘画大师维米尔的著名油画《织花边的女子》,维米尔被法国作家普鲁斯特称为“歌颂宁静生活的诗人”,其画作《织花边的女子》则被印象派大师雷诺阿赞誉为“世界上最美丽的画”。此画绘制手法细腻平和,安详恬静的荷兰民俗跃然于画布上,精致的室内景物配合着一段生动的情节,好似一幕真实的场景。维米尔最拿手的柠檬黄成了这幅油画的主色调,破窗而入的光线轻柔地照在织花边女子的头上、脸上,并凝固了画面中的一切。
笔者在《织花边的女子》的画面中做了一个微小的添加,给画面做了一次并不显眼的移花接木的嫁接——把一个缩小比例的已下十字架的耶稣基督平放在织花边女子缝织的双手下,试图让观众产生一种耶稣正在被缝合伤口的错觉,从而使画面产生了完全不同于原作的歧义。把画面从一个表现平静生活的世俗场景引入另一个充满宗教寓意的空间,把宁静平和的日常生活画面变成了一幕催人泪下的悲剧场景。画面的荒诞之处体现在缝伤口的女子(此刻是圣母)和耶稣身躯的比例差距上,仿佛是大人国和小人国世界之间的差距。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