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简.奥斯丁笔下的“姐妹花”


□ 王红丽

  摘 要:作者的人生感悟和感情情结总会在作品中留下印痕。本文以简·奥斯丁的六部小说为例,探讨其作品中女主人公的出现,揭示其作品中频频出现的“姐妹花”这一主题,从而印证了这一主题正是作者自己姐妹情结的流露。
  关键词:简·奥斯丁 “姐妹花” 姐妹情结
  
  被誉为“散文中的莎士比亚”的简·奥斯丁,是英国18世纪末19世纪初的一位重要女性小说家。奥斯丁一生共出版了六部小说,包括全球家喻户晓的《傲慢与偏见》,此外《理智与情感》、《爱玛》等也堪称经典之作。奥斯丁的六部小说均以年轻的女性为主人公,用清新、愉悦、机智、幽默的笔触,勾画了像伊丽莎白、爱玛等这样的受人喜爱的女性形象,将一系列崭新的女性形象提到读者的视野之中,从而在文学作品中确立了女性身份,这也正反映了作者的女性意识。对其作品中女性形象的女性意识的解读剖析历来不乏其人,但简·奥斯丁作品中还有一个颇有趣味的现象,却被大家忽略,那就是其小说中女主人公的出现……因此,本文将以简·奥斯丁的六部小说为例,探讨其作品中女主人公的出现,揭示其作品中频频出现的“姐妹花”这一主题,从而让读者多一个视角去欣赏这位“无与伦比的简·奥斯丁”的著作。
  《理智与情感》发表于一八一一年十月,是作者出版的第一部作品。作品以埃丽诺和玛丽安姐妹俩的爱情经历为线索,成功地塑造了一对性情各异却姐妹情深的姐妹俩。事实上达什伍德先生家本有姐妹三人:玛丽安、埃丽诺和玛格丽特,但这最小的妹妹玛格丽特在故事中仅出现廖廖几次面,而且每次作者对她惜墨到我们几乎忘记玛丽安和埃丽诺还有一个妹妹的地步。这最小的妹妹玛格丽特只有十三岁,还不到参与社交的年龄,因此,作者把她排除在故事之外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事实上,这部小说最初就是以姐妹俩的名字命名的,叫《埃丽诺和玛丽安》,后来经过修改,才定名为《理智与情感》。这是作者隆重推出的第一对“姐妹花”——埃丽诺和玛丽安,我们深深地记住了她们。除了这对女主人公之外,还有一些角色也是以姐妹俩的形式出现的,比如詹宁斯太太的两个女儿:帕尔默夫人和米德尔顿夫人,尽管她们出场时均已成婚成了别人的夫人,但不要忽略她们也是一对亲姐妹;在故事的第二十一章又有两位小姐同样是以姐妹俩的身份出现,那就是斯蒂尔姐妹:露西和安妮。这篇小说中共有三对“姐妹花”出场。
  简·奥斯丁出版的第二部小说就是我们常常津津乐道的《傲慢与偏见》,这部小说中,贝内特先生家尽管有五个姐妹,但作者显然重点突出了伊丽莎白和简姐妹,她们俩感情亲密,心心相印,故事的重大情节也是围绕着姐妹俩的爱情历程展开的。她们俩是作品中最耀眼的一对“姐妹花”。另外一对“姐妹花”就是莉迪亚和凯瑟琳,她们俩像两只花蝴蝶一样,一起去兵团找帅哥打情骂俏,疯疯癫癫地跑出跑进。姐妹五人,而作者偏要让她们成双如对,可惜不是六姐妹,所以,只好让玛丽孤零零地在那里散发着迂腐的学究气息,没有姐妹做伴和交谈的玛丽总是手捧着书本出现在我们的眼前。除了贝内特家的两对“姐妹花”之外,还有宾利先生的姐姐路易莎·宾利和他的妹妹卡罗琳·宾利,这可是一对花枝招展、不可一世的“姐妹花”:贝内特太太也有一姐妹,也就是伊丽莎白的姨妈。还有另外一对姐妹,那就是柯林斯的那位大名鼎鼎的保护人凯瑟琳·德布尔夫人和达西的母亲安妮·达西夫人也是一对亲姐妹,尽管安妮·达西夫人已经去世,可是因为有这种亲戚关系,凯瑟琳·德布尔夫人横加阻扰伊丽莎白和达西两人相恋,在小说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可见,在《傲慢与偏见》中,老老少少共有五对“姐妹花”出场。
  作品《诺桑觉寺》中的女主人公凯瑟琳·莫兰出场时是十七岁,和她一同出场的还有她的哥哥詹姆斯·莫兰。她的其它妹妹们显然还太小,还不到参加社交的年龄,在书中几乎是被一带而过的。读者不禁要想作者似乎要改变一下姐妹俩作为女主角的这一风格,让凯瑟琳·莫兰在这部作品中独领风骚了。可是刚到作品的第四章,聪明的读者马上领悟到刚才的猜想又错了,另一位女主人公——伊莎贝拉·索普粉墨登场了。伊莎贝拉·索普和凯瑟琳·莫兰刚一认识,“索普大小姐马上邀请莫兰小姐挽着她的臂,在矿泉厅里兜了一圈”,“两人越来越投契,在矿泉厅转悠了五六圈之后,仍然依依不舍,索普小姐索性把莫兰小姐送到艾伦先生的寓所门口。当她们得知晚上还要在剧院里见面,第二天早晨还要到同一座教堂做礼拜时,相互才感到欣慰,亲昵地握了半天手才告别。”俩人尽管不是亲姐妹,但一件面那股相见恨晚的劲头儿真是胜似亲姐妹啊。果不其然,正如书中所说:“凯瑟琳和伊莎贝拉之间的友谊,一开始就很热烈,因而进展得也很迅速。两人一步步地越来越亲密,不久,无论她们的朋友还是她们自己,再也见不到还有什么进一步发展的余地了。”虽不是姐妹,但正如借伊莎贝拉之口所说:“我们可以有几种形式成为姐妹呀。”这部作品同样是以两位虽不是亲姐妹却胜似亲姐妹的“姐妹花”——凯瑟琳和伊莎贝拉的爱情经历为主线。简·奥斯丁的“姐妹花”模式在该作品中仍然得到了印证。在作品《曼斯菲尔德庄园》里,大家也一定不会忘记伯特伦爵士家的一对“姐妹花”——玛丽亚和朱莉娅姐妹俩。在作品《爱玛》中的第一章作者就隆重推出了我们的女主人公:爱玛·伍德豪斯及其姐姐伊莎贝拉这对“姐妹花”。可是与《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中闺中待嫁的姐姐不同的是,这位姐姐已经出嫁并有了孩子,虽说“姐姐出嫁的地方并不远,就在伦敦,离家只有十六英里,不过姐妹俩也不能天天来往”。不过,没关系,在故事的第三章,十七岁的出身卑微的哈丽特·史密斯出现了,来到了爱玛家做客。爱玛一看到“长得十分秀丽”的史密斯小姐,“晚上还没结束,就很喜欢她了”,尽管两位小姐出身悬殊,但很快就“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后来发展到哈里特天天在爱玛家,“索性专门给了她一间卧室”的地步,俩人已和亲姐妹没有什么区别了。一位是出身高贵的富家小姐,一位只是出身卑微的私生女,可深谐阶级差别的作者却无视这一事实,硬要让她们成为闺中密友,成为形影不离的姐妹,并以这对“姐妹花”爱情为主线,从而演绎出一部让人啼笑皆非的爱情故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