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即使活得卑微(外五首)


□ 谢宜兴

临窗而坐,嘈杂的巴士

没有人在意我的沉思或走神

不知不觉城市点亮了所有忙碌和等待

的窗口,仿佛母亲灶膛里的火光

车窗外不见归鸟,车水人流

把宽阔的街道挤得好像要渗出血来

巴士像大颗粒细胞,漂移的岛屿

让此刻的我有了高过苍生的幻觉

多少年了心在云天之外身在尘埃之间

乘着薄暮第一次这般真切地感到

有一个栖身的处所有一盏暮色中的灯

等你回家,在苍茫的大地上

即使活得卑微,幸福已够奢侈

红喇嘛

这座我叫不出名字的寺院

他说出了我和它的缘

这里我见不到牦牛和羊群

也看不见经幡和转经轮

我家乡的海被这里的天穿在身上

穿成一说就走味的高原蓝

这座白色的寺院

把这蓝色裹在自己身上

也裹在我身上,它使六个

小喇嘛像夜海上的六盏渔灯

我仿佛是那被摸顶的少年

又仿佛是那六个喇嘛中的一人

灵魂,一个多么遥远的词

却火焰一样穿在我们身上

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

你也许会想到某些隐秘的

乳房和甜蜜的乳汁,

当你看到我现在写下:橡胶树

可你是否想过:我就是其中的一株!

“我们直直地站立,仿佛只为

等待谁对我们下刀子”

橡胶树把自己忍得越来越高

但宰割依然不可避免。

是前世有过什么罪孽吗,

这辈子被判处一生凌迟?

一年一年,一刀一刀,一滴一滴

疼痛与血,谁更加粘稠?

如果橡胶树能开口说话,

它会告诉你胶乳是一种怎样的血,

伤心是一种怎样的白!

“也许因为它愿意放血,所以

才逃过了电锯斧斫”,也许

这就是生存法则!我摸了摸胸口

可谁能抚平那么多伤痕,

谁能藏起那些跃跃欲试的

还没下水的割胶刀

孤独

连蛐蛐的叫声也是陌生的

在网上寻找亲人

心里有一座繁华的大厦

脚下却踩着废墟,荒凉

像一根倔强的木头

一个人漂在异国他乡

“什么叫孤独啊

就是站在桥上无处可去

向往别人家里的灯光”

元宵

你在电话里哭泣

此时的安慰显得多余

下在锅里的元宵开了口

内心的糖馅往外溢

你感到那原来无味的白水

这时也有了些许甜蜜

窗外的爆竹像某种暗示

人啊,只有把心撕裂了

才能听到那声叫

岁月包裹的一层层

疼痛的记忆

闩,在紧闭的门后

有的窄短,有的粗长。最早我想到身体

在我眼中它有着原始而暧昧的暗示

其实它更像一把短刀或一柄长枪

从来就那样横着,管家或保安的样子

拒绝了偷窥的眼睛和觊觎的心理

有时我想它是这样一张如簧的巧舌

把两扇相望的门说到了一块

拴在了一起

许多时候

在门夸张的声音后面轻声咳嗽

让人绝望让人期待又让人充满想象

而它更像一种具体而隐秘的约定

一种出自内部的防范,假如有一日

它能被挑拨

一定是规约的门已有了裂隙

今夜在一场婚宴之后

在一家家门前经过

我看到一个我们常常忽略的问题

几乎所有的门都是屋里的人自己打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即使活得卑微(外五首)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