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京与《北京文学》的温暖记忆


□ 刘付云

  2002年5月9日,是我和妻子第一次到达北京的难忘日子。当我们俩坐上9路公共汽车到达金台路,再转702路公共汽车风尘仆仆地赶到花家地南湖渠的一幢房子时,已是下午2点,站在门口等我的北京朋友王彦福,已为我们俩找好了一间平房。当他领着我们俩进到房子放下行李,费了一会儿工夫安顿好后,小王请我们俩去了一家大西北饭店,为我们俩接风。饭店窗外嫩绿绿的杨树叶,一片一片地在傍晚金色阳光的照耀下,迎风闪亮地晃动着,那些像棉花一样飘扬的白色杨絮,飘满头顶的上空,远看白色一片,它们在行人的眼前缓慢地移动着,宛若雪花一样轻轻落下。路边的一棵棵槐树,开满了淡黄色的花,虽没有南方油菜花的金黄,但在这个万物竞绿的季节,无疑是一种美丽的风景,让初来乍到的我,观赏到了北京别有一番风情的景象。
  那时,我在北京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办公耗材销售经理。职业的需要,我每天像一辆汽车一样在这城市的道路上飞奔着。有时,为了完成当月的销售任务,我不得不拼命地跑,联系大卖场,开拓客户。这种工作,练就了我吃苦耐劳的品质,扩大了我的视野,愈发加深了我对北京的认识,也写下了不少文章和诗歌。
  那时,南湖市场有一位驼背的阿婆,她看上去有七十多岁了,我经常看见她为生活而忙碌、操心、奔波,所以我对她的印象特别深刻。由于我下班经常路经这个南湖市场买菜,买日常用品,听过不少档主提起这个阿婆。从档主的谈话中,我知道这位阿婆的人生隐藏着很多生活的辛酸,亲情的冷漠。每次经过南湖市场,很多人和风景都会吸引我的眼球,譬如穿着时髦的青春少女,打扮花里胡哨的前卫少年,穿金戴银的少妇,西装革履的有钱人;但唯有这个阿婆最让我感动,最让我打量。我曾有过一段时间,想深入她的生活和内心,想通过想象和构思,把她酝酿成一篇中篇小说,可一直没有动笔,因为工作太忙了。
  不过,我为她写下了一首《在市场》的诗:年近70岁的阿婆/挑着一大箩筐的番薯/沿着市场边缘叫卖/肩上的竹扁担如弓弯曲/更像她驼背的腰/那沉重的压力/仿佛要把她压倒地下/在她卸下担子/给顾客称着番薯时/我松了一口气/当一群城管走来/她如惊弓之鸟般/忽地挑起担子/动作不逊于那些年轻身手敏捷的小贩/他们奔命着闪进了平房的小巷里/仿佛一阵风没了踪影/而她驼背的身影/却植进了我的记忆里/像凝结的冰块一样/怎么也搬不掉。
  写下这首诗时,我曾经一次又一次地流过眼泪,因为她生存确实太不容易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出来做街头小贩,像年轻力壮的小贩那样早起晚归,像他们那样机警地躲避着城管和市场管理人员的驱逐,像他们那样使出最大的力气向客人吆喝,付出最多的汗水,才能赚得能够解决生活费用的微薄利润。这个阿婆,在南湖市场的外围一年四季贩卖着不同品种的蔬菜——番薯、洋芋、土豆,玉米、水果、山草药……
  在一个下午,我路过望京医院的一个报刊亭,翻阅着报刊时,一本封面正统的《北京文学》引起了我的注意,随手翻了几页,看见刊有几个我熟悉的作家的作品,觉得这本杂志办得不错,于是,我便把它买了下来。拿回家研读了一下,发现所发的诗歌都是“有血有肉”的作品,有些作品读了觉得挺像打工诗歌,写出了漂泊人的心灵史。于是,我试着把这首《在市场》的诗稿投给了《北京文学》。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