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爬行者”江一燕


□ 王 陈

“爬行者”江一燕
王 陈

  江一燕最近接连主演的三部电影,导演都是初次执导筒,“新电影人那种对电影的执著和把电影做好的强烈欲望,让我们工作的时候特别兴奋。”
  “爬行者”江一燕图片1
  
  江一燕属猪,行动总是比别人慢半拍,在家里总是最懒的那一个,所以家里人喊她“爬爬”。她也真会“顺着竿子往上爬”,干脆就自称“爬爬”,连博客都自命“爬行者”。
  “很多人都说我特幸运,又拍片子又唱歌。其实我走这条路已经走了很长时间了,到明年我自己一个人在北京已经漂泊了十年了。大家只看到我的成绩,并没有注意到,我为了自己的梦想已经爬行了八九年的时间。不管是我的个性还是我的人生路,都是挺慢的,一步一步的。我也不希望一下子就飞到天上,我慢慢地爬,总有一天能爬到我想去的地方。”

  
  远离尘嚣的村庄
  
  江一燕刚刚在广西巴马瑶族自治县的小嘎牙村拍完电影《撒谎的村庄》,影片根据凡一平的同名小说改编。这是江一燕最初接演该片的原因,“他写过很多好的本子,《寻枪》《理发师》等,他写的东西基础特别扎实,而且他也是广西人,还原了生活里的很多东西。”
  影片讲述了发生在一个封闭的小山村里的故事。女主角爱上了一个从县里来的照相师,怀孕之后,照相师却离她而去。当男主角,一名山村教师出现后,两人之间产生了复杂的情感。为了让女孩儿顺利分娩,全村百姓共同编织了一个谎言,山村教师也因此承担起本不应由他承担的父亲责任。虽然后来他知道了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但为了保全女人,还由于当时的民风,他在这个村子里留了下来,并且放弃去北京上大学的机会,把孩子养大。
  江一燕坦言这是她到目前为止完成的难度最大的角色,“这个戏主要是讲男人的,我的戏不是很多,但也是女一号。这个角色和我以往有很大差别,以前我演的角色被伤害的居多,从来没有演过伤害别人的,这是个例外。再一个电影的年代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如何把握那种时代感对我来说也是个难题。”
  为了体验生活,江一燕成了剧组里第一个到小嘎牙村的人。她最初打算住在那里,可是到了那里一看,才发现当地没有地方洗澡,而且能够提供给江一燕的住处,竟然是一间男女混住的茅草房,中间只有一个帘子隔开。送江一燕去的剧组人实在不放心,坚决不同意她住在那里。
  江一燕只能住在县城,每天往返一趟小嘎牙村。清早出发,晚上回来。从县城到小嘎牙村,要先坐两小时汽车,再爬半小时的山路。这样的生活,江一燕坚持了一个多月。体验生活的第一步是要和村民熟悉,然后和他们一起下地干农活。干农活儿之余,江一燕还要跟着村长的女儿学当地的贵瑶话——就是偏柳州那里的瑶族话。等到电影拍完,江一燕已经俨然是小嘎牙村的一员了。
  江一燕很喜欢他们,原因是她觉得他们简单,“你给他一点点的爱,他就有那种幸福到极点的感觉,他们会特别珍惜你给他的东西。我每天去村里,都会给小朋友带礼物。后来剧组每次出发,看我拿着大包小包的都不让我上车,因为车实在太挤了,我一个人要占特别大的地方。”

  山里的老人和孩子
  
  村民们也很喜欢江一燕,甚至出现了她的“粉丝”。邻村有一个老人,因为遗传的原因,两只手都长着六指,他和江一燕最要好。江一燕每次看到他,都会和他说话、拍照,还会带些东西给他。为了看江一燕演戏,老人从另一个村子要走一个小时到小嘎牙村。江一燕说:“他会特别认真地看我演戏。他们对外来的东西是有陌生感的,会很容易被你打动,特别单纯。”
  小嘎牙村人的生活状态,一直都令江一燕好奇,他们那么贫穷,却又那么平静。江一燕用手里的相机,记录下小嘎牙村的林林总总,然后贴到自己的博客里。这些照片,毫无展示贫穷的意味,而是充满了对另一种生活的热望和触摸。江一燕说:“其实我觉得贫穷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他们的精神世界很丰富,他们很容易满足在自己的那一点点世界里。这个心态很重要,他们每天没有那么的忙碌,收点玉米就回家做饭,在外面乘凉,在外面聊天。那里的人都特别长寿,生活没有那么复杂。”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