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靠不上


□ 赵新

  小时候去镇上赶年集,回来时老天爷愤怒地飘起了席片一样大小的雪花,下岭时脚下打滑跌了跟头,摔碎了手里提着的酱油罐子香油瓶子。回家以后爹在他的屁股上狠狠地踹了一脚,瞪着眼睛骂道:没出息,靠不上,你以为咱们家栽着摇钱树哩?娘没有打他,娘含着满眼的泪水说:大喜,你把那酱油香油都洒了,咱还怎么过年哩?别怪你爹打你,你也真是靠不上啊!

  那一年,他8岁。他很委屈地反驳说:娘,不是我靠不上,是因为天气下雪,岭上的小路结了冰,曲曲弯弯不好走,我跌了跟头……

  娘说:大喜,你们赶集回来的人都在岭上跌了跟头么?

  他说:没有,见我跌了跟头,他们就加小心了,他们没有再跌跟头。

  娘说:还是呀,还是你靠不上呀,你别不服气,以后记着长出息!

  50年过去了,天也变地也变,山也变水也变,哪儿都变得焕然一新了,变得没有原来的模样了,就是他所获得的那个“靠不上”的绰号没有变。本村的大人孩子个个喊他靠不上,上下邻村的大人孩子也都喊他靠不上:因为叫了几十年的靠不上,他把天大的事情都给耽误了,到现在还没有娶上媳妇!

  有一个女人想跟他,女人还带着一个会跑会跳浓眉大眼的孩子。

  女人问他:你挺好的一个人,为什么叫做靠不上?

  他说:我把香油瓶子摔碎了,做了没出息的事情……

  女人说:他们这是糟蹋人,你应该骂他们!

  他说:不能骂,爹给我叫起来的!

  女人说:你不会骂别人啊,谁再叫你靠不上,你就骂谁;我帮着你骂,骂他个狗血喷头,看他还敢叫!

  他说:不能骂,左邻右舍,乡里乡亲,我怕伤了和气!

  女人走了,他又后悔,他非常喜欢那个活泼伶俐一张口就叫他叔叔的孩子。

  一个人的日子也得过呀!他照样吃饭睡觉,照样耕种锄耪,照样在农闲的时候做些买卖,挣个仨核桃俩枣的零花钱。那年冬天的一天他做买卖回来时,夜已经很深了,在一弯月牙的映照下,村庄睡得很沉很沉。他看见有人在偷村边的树木,就很勇敢地扑上去,抓住了那个偷树的贼人,并连夜把他交给了村委会主任。他当时十分高兴和激动,以为他这是做了一件为民除害保护集体财产的大事:可是第二天村主任在街面上宣传说,笑话,他靠不上抓住的小偷能叫小偷么?如果靠不上都能抓小偷,还要我们这些靠得上的人干什么?他抓住的根本不是小偷而是好人,我早把人放了,咱们村哪里有贼?

  听了这话以后,他踉踉跄跄跑到了爹和娘的坟头上,抱住那一堆黄土哭得昏天黑地。他一边哭一边告诉爹娘说,吃苦受累他不怕,挣钱多少他不怕,娶不上媳妇他不怕,日子寂寞他不怕,他就怕村主任这样的人也叫他靠不上,也把他看成靠不上。他问睡在坟地里的两位老人:爹啊娘啊,当初你们为什么叫我靠不上啊?你们哪怕叫我狗蛋、驴蛋呢,也比叫这光荣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