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私奔的兔子(小说)


□ 段海珍(彝族)

  作者简介:段海珍,彝族,生于1974年,云南姚安人。19岁开始发表作品,先后有百余件作品在《边疆文学》等刊物发表。已出版小说集《鬼蝴蝶》、散文集《到梅葛的故乡去》等。系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段海珍(彝族)

  那个灯火煌煌的夜里,我误人了一片雨中的森林。

  我们没有带太多的行李,只准备到那个郊外的小村庄里住一宿就赶回城市,因为我们的时间确实很短,只有三天。我们只准备带上一些糖果、糕点和牛奶就上路。

  天很冷,我站在一家鲜奶店门口等待博尔挤在乱哄哄的人群中领牛奶。一个模样端庄的少妇带着两个小孩子走过来,冲着我友好地笑笑,招呼我们一起上路。我也对着她友好地点点头,表示我们很乐意。我觉得那两个孩子我曾经在幼儿园里见过,大的一个叫欢欢,小的一个叫喜喜。他们都很可爱。他们的身上都背着动物脸谱的小背包,一个是小猫,一个是小狗。我后悔没有把我的孩子贝儿也带来,让她也背上一个带有兔子脸谱的小背包。我想她的模样一定会更加可爱。也许我的孩子太小,她还不满一周岁,还不能带她到那个村庄里去。

  我们要去的那个村庄叫塔白。听说几年以前,人们在村子里种了许多桃树,塔白在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桃花源。域外的人们都纷纷往塔白涌去,要亲眼目睹一番桃源的风采。我们的愿望也在其中。

  走过一片林林总总的城市建筑,就见前面是一大片玉米地,地里的玉米长得十分葱茏。只要穿过那片玉米地,再翻过一座小山,就可以到达我们要去的那个村庄了。

  走在路上,我们遇到一些返程的旅客,他们说,塔白居住的多半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妇女。在村庄里走一遭,到处都开满了灿烂如血的桃花,很少能遇到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据说,村庄里的孩子正被魔鬼围困在一座山顶上。人们的好奇心理在一段时间以后就完全被恐惧所代替了。外面的人都很少再到塔白去。我们是属于后一批赶往塔白的人。在还没有听到新的消息之前,塔白在我们的心目中被一种神秘的光环围绕着。

  在我们兴致勃勃赶往塔白的途中,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议论说塔白发生了瘟疫。为了保护孩子们免遭瘟疫的侵袭,村子里的老人和妇女集中起来,选出了几个经历多次灾难而不死的老人,把孩子们带到一座小山上喂养。女人们到附近的树林里砍来木头搭建了几间牢固的木房子,老人们在木房子的周围燃起了清香树的烟火,让孩子们蹲在罐子里,用篮子罩住,由老人们像照顾小鸡一样负责他们的饮食。

  村里的人认为瘟疫是一个男人从外面带回来的。在塔白的人看来,外出的那个男人就是流动的物体,他把瘟疫带回村庄,差点给村庄带来了灭顶之灾。

  在一个红云初现的黎明,精通巫蛊术的老妇阿桑奶奶点着火把在村庄里绕了三圈之后,敲开了所有人家的门户。阿桑奶奶那“喂刷喂刷”的撵山的声音惊醒了沉睡中的女人。女人们来不及揩净脸上的眼屎就被蛊婆阿桑带到了后山的水洼集中。后山的水洼里蝇蚊密集,蛙叫虫鸣,阿桑奶奶站在一堆腐草堆积成的高地上,郑重其事地向女人们宣布说,有一场巨大的灾难就要降临在这个村庄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