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神农架和神农架系列小说


□ 陈应松

神农架和神农架系列小说
陈应松

很高兴今天能与武汉本地的朋友见面。我今天讲的题目是《神农架和神农架系列小说》。准确的应该是“神农架与我的小说”。因为近年来我写了一系列小说都是与神农架有关的,假托的背景都在神农架,因此被文坛称为“神农架系列”小说。这个小说中的神农架和生活中的神农架可能是两个概念,只好比之于马尔克斯的“马孔多镇”和福克纳的“杰弗生小镇”,他们是虚拟的,而我是假托。首先,地质学上的神农架,是一个很大的地方,并不指行政区划上的神农架林区;第二,我也不会仅仅去写某一种地域小说。我的小说经常出现的神农架是一个县,实际上没有这个地方。因此,假如我不经意中伤害了神农架,神农架是无法追究我的;二是我的假托,只不过是想找这么一个地名,来书写我心目中的好小说。这种好小说必须发生在山区,而且是一个神秘、偏远、原始、自然条件恶劣的,少有人烟的山区。因此,还有什么比神农架更有代表性呢?另外,我所认为的好小说,不是软绵绵的、不痛不痒的、琐碎啰嗦的、要死不活的。我心中所想象的好小说应是粗粝的、凶狠的、直率的、诡异的、强烈的、干硬的、充满力量的——具有对现实的追问力量和艺术的隐喻力量,那么,只有神农架才能展示我心目中的好小说风貌。显然,城市和平原,都对我失去了兴趣。
当然,我也是有意为之,在2001年去神农架深入生活,挂职了一年,现实中的神农架和小说中的神农架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汇合了,并且成全了我,成全了我的创作。使我的创作突然地受到广泛关注。今天我想就各位朋友可能感兴趣的一些问题,开始我的发言。

一 神农架系列小说和我为什么去神农架

我这几年在文坛引起较大反响的小说主要是中篇小说,它们包括《豹子最后的舞蹈》、《松鸦为什么鸣叫》、《狂犬事件》、《望粮山》、《马嘶岭血案》和《太平狗》。这些小说发表后,几乎全都在《小说月报》、《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中篇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等转载过,是国内转载率最高的小说家之一;另外,这些小说几乎囊括了近几年国内所有中篇小说奖项,如中国文学的最高奖鲁迅文学奖,还有中国小说学会大奖、人民文学奖、全国环境文学奖、上海中长篇小说大奖,并连续5年进入中国小说学会的中篇小说排行榜十佳,被荣幸地称为“获奖专业户”。
那么,我为什么要去神农架呢?或者说当时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你为什么不能写武汉?为什么不能写你的家乡江汉平原公安县?我每每被人问到这些的时候会有多种答案,但现在想来,当时的冲动仅仅因为神农架的诱惑,它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这是直接的冲动。我不否认,武汉有东西可写,我在武汉生活了二十年;公安也有东西可写,我在家乡生活了二十九年,只有一年卖给了神农架。在我的家乡公安,人文资源和创作资源非常丰富,是鱼米之乡,明朝出过公安三袁,称之为“公安派”。但是,在世纪之交的时候,我感觉我的创作需要一种强烈的刺激,生活要有陌生感,要离我过去的生活经验远些、远些、更远一些。于是,我选择了神农架;另外,我在武汉有点呆腻了,在那个文联、作协大院呆腻了。虽然那个大院都是名家,可是,大家都挤在一堆,低头不见抬头见;更让我有一种人生悲哀感的是:我是看着那些人由雄姿英发到满头飞白到老态龙钟再到永垂不朽。人生是短暂的,衰老是可悲的,我趁我中年时,到另一个天地开拓另一条写作道路,短暂地告别这个城市和大院,也是一种快乐。人必须要不停地否定自己的生活,才有可能找到新的希望,按部就班的生活是无聊的,对搞创作的人来说,是个死亡的陷阱,而且是温柔的陷阱和杀手。这,也许是我当初最直接的想法,现在看来,我的选择对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