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大还有多少“知识分子”?


□ 邵 建

  在《读书》五期上读到钱理群先生纪念北大校庆的文字,不禁感慨,这世界毕竟还是有头脑清醒的人,尽管很少。钱先生的文字不是掌声文字,因为它表露出一种强烈的“反省”精神。其实北大早在七十六年前就开始反省了,可是今天北大人却用掌声代替了反省。而反省作为北大的一个传统,是绝对不应丢弃的。想想北大的以往吧,北大成为北大,究竟依凭的是什么?
  钱先生文章中较多涉及前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的思想,实际上,蔡的办学思路基本上依凭的就是十九世纪德国洪堡创办柏林大学的两种方针,一是培养具有独立思想和自由意识的批判者,二是培养具有某种知识特长的特殊人才。前者的身份在我看来就是“知识分子”,后者相应则是一些“专家”。以上两种人都为社会所需要,但不同的大学(或大学不同的系科)则应有不同的侧重。如果说四九年以来的清华大学以“工具理性”见长,侧重培养国家所需的各种专家的话,那么,北大所以成为北大,则在于它能够坚持一种“人文理性”,为社会提供批判型的知识分子。过去的北大是这样,否则何来五四?然而,今天的北大还有多少这样的知识分子?
  作为北大的一个局外人,或者说作为关注北大的一个知识分子,我希望听到的不是那种廉价的掌声,而是蔡元培校长于北大二十五周年的题辞:
  风雨如晦
  鸡鸣不已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98年第08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